kl800.com省心范文网

喧嚣与静默——海德格尔的语言本体论

喧嚣与静默——海德格尔的语言本体论 [摘要]海德格尔反对柏拉图之后所有哲学家的观点,认为他们 只研究具体问题,却不讨论本体论问题。1950 年之后,海德格尔对 语言的问题,尤其是语言本体论愈加关注。在其代表性作品《在通向 语言的途中》中,海氏提出对他所思的语言的基本界说之一:语言作 为寂静之音说话。本文首先对海德格尔的语言本体论进行整体分析, 指出其“静默”①的特点,进而对语词、听说、遮蔽与解蔽等海德格尔 语言观的各主要组成部分及其“静默”加以探究,最后指出,“静默”是 海德格尔语言本体论一条看不见的线,贯穿着海德格尔的语言思想。 [关键词]海德格尔;语言;静默;本体论 海德格尔善于回溯到西方哲学的本源去质疑僵化的关于存在的 形而上学,是一位“激进的思想家”。不仅如此,海德格尔还极其厌恶 流行哲学。 海德格尔的思想艰涩难懂的原因之一还在于他不囿于西方 哲学,而从中国古代道家思想中汲取营养,中西合璧。关于语言,海 德格尔的论断更为惊人: “语言建基于沉默。沉默乃是最隐秘的节 制”。 [1]“静默缘起于语言的本质性地现身的本源”。海德格尔十分 重视静默,认为静默就是哲学的 “逻辑 ”[1] ,甚至生造了 “默秘学” (Sigetic)一词,指出“连语言的本质也首先要在这种默秘学中得到 把握”。 [1] 一、“静默”之义 解释海德格尔的“静默”, 还需从海德格尔的语言本体论谈起。 “本 体论”译自英文 Ontology,又译存在论、存有论。海德格尔吸收了现 象学“面向事实本身”的方法,认为“语言本质就是语言自身”,虽然批 判传统哲学,但仍在比传统西方更高一层上追问一个“源始”的东西, 即“存在”。在海德格尔看来,对存在意义的回答,需要用展示的方式 来显露根据。这也是现象学的真谛所在。 [2]他曾有著名命题:语言 是存在的家。我们说话,并且从语言而来说话。我们所说的语言始终 已经在我们之先。我们只是一味地跟随语言而说。 [1]语言是人的主 人,人类只是语言的“看护”者。他进一步指出:是语言产生了人。 [3] 这种语言本质观主要是从语言的存在意义或语言与存在的关系出发 来认识、看待语言。也就是海德格尔所一直强调的:从本有②而来。 在著作《哲学论稿(从本有而来) 》中,语言起源于存有③,因此归 属于存有。 [1]而本有(或“大道”)不可言说,一经人说,发声发词, 即有所指。这是由其隐匿性决定的。与索绪尔不同,海德格尔并不认 为语言首先是交流的工具和媒介,真正的语言是让“道说”(Sage)发 生,即有所澄明,有所显现。也就是说,海德格尔谈论语言是从其自 身的“道说”、显现来进行“存在之思”,而不是从人出发,把语言对象 化来研究语言的社会功能。 为避免形而上学的 “俗套” ,海德格尔放弃了早已用滥的 “语言 ” (Sprache)一词,改成了“道说”(Sage) 。海德格尔所谓的语言并不 像维特根斯坦所谓的日常语言,它所涵盖的面更广、更加抽象、更能 触及语言本身的运作。他批判一切试图从语言外部寻求其本质的做 法,追问语言本质的目的在于解构西方传统的本体论学说,将整个本 体论建筑在语言上。 海德格尔所谓的语言既不是主体的东西也不是客 体的东西,它根本不在这种毫无基础的区分范畴之内。 [4]在时间与 历史之外不存在主体。 语言是什么?这种追问在海德格尔看来是不合逻辑的、 形而上学 的: 并不是每种本质都可以用“什么”来追问。 说语言是戏剧、 是艺术、 是建筑、是人思维的产物,在海氏看来,这只看到了语言的表象,并 没有涉及语言的本质。海德格尔的语言观与其“本有”思想紧密相连, 甚至可以说就是一回事:语言即“大道”,非“在者”,我们压根儿摆不 出存在来。 [5]海氏认为,语言是“寂静之音”(das Gelaut der Stille) , 语言作为寂静之音说话。语言是无声的“大音”,是“不道说的道说”, 颇似老子对其中心概念“道”的阐释:“大音希声,大象无形”,很有辩 证意味,完全脱离了形而上学的语言观。也可以说,语言与本有的聚 集就是沉默。人从属于“寂静之命令”,这是因为“道说”的具体内容在 未显示之前是隐蔽的。 [6]什么是寂静呢?寂静绝非只是无声。在无 声中保持的不过是声响的不动。 [7]而在寂静之音中回荡着使得天地 万物都各得其所的韵律[3] ,具有形成世界的威力,能够把物和世界 邀请进入澄明之境,这就是海德格尔所谓“物之物化”。而就沉默无声 与“寂静之音”而言, 其中恰好都蕴含着更深层的与存在思想相关涉的 内涵 [3] : 语言不是“在”, 而是一种“给出”; 语言不是“在场”, 而是“让 在场”。所以,“究其本质而言,语言既不是表达,也不是人的一种活 动”[8]正因语言本质上是沉默的,所以作为寂静之音的语言“需要 人之说话”(如文字、声音) 发生,而后令人倾听语言的说话。语言 如天籁般美妙,超越了地球发出的物理性的声音与人间之喧嚣,正所 谓“天籁无声”。 二、词语不存在 语言学家普遍认为:词是语言表达单位。而海氏对词语的看法 实在玄妙。海德格尔十分推崇德国现代诗人斯蒂芬· 格奥尔格一首题 为《词语》的诗。他曾多次在演讲中着重分析这首诗的最后一句,认 为该句洞察了词语的本质,即:词语破碎处,无物可存在。 “破碎” 即缺失。 反过来解释就是, 词语使物物化, 让物存在 (ist) 。 词语是“存 在之渊源”。 [7]比如说,我们所命名的“汽车”并不因为人类把它叫 做汽车而成为汽车,而是因为有了“汽车”这个词语,我们接受了语言 的“令”,因此才制造出“汽车”这一对象。显然,海氏的这种思想是很 难被大众所接受的。语言具有在先性,正因为语言有所“命名”,我们 的世界才有了现今的模样。这个诗句实际上就意味着:“任何存在者 的存在都寓居于词语中。所以才有了“语言是存在之家”的命题。 [9] 而后,海德格尔又对该句进行了改写:词语崩解处,一个存在出现。 “崩解”,即词语作为“给出者”,唯有进入不存在、返回到它所从出的 “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