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l800.com省心范文网

高一语文读书的艺术_图文

读书的艺术

济钢高级中学

房 伟

从美学角度看数理科学
? 枯燥 废墟 无动于衷 蕴藏 豁然开朗 逻辑 和谐简 洁 气势磅礴 高人一筹 出类拔萃 望风披靡 ? 所向披靡 诗薮 乏味 畅谈 朦胧 热衷 符咒 纯粹 浓郁 绚丽 奥秘 钦佩 崛起 洋溢
? 海阔天空——形容大自然的广阔,也比喻想象或说话好无拘 束,漫无边际。 ? 无动于衷——心里一点不受感动,一点也不动心。“衷”不 要写作“中”。 ? 索然无味——没有意味,没有兴趣。 ? 天衣无缝——仙女穿的天衣,不用针线制作,没有缝儿。比 喻事物(多指诗文、话语等)没有一点破绽。 ? 叹为观止 独具慧眼 高人一筹 出类拔萃 所向披靡

读书的艺术
? ? ? ? ? ? 面目可憎 噩梦 头颅 髭须 恬然 嘈杂 休憩 信笺 鲁鱼亥豕 校勘 角色 湮灭 禁锢 枕藉 慰藉 蕴藉 咀嚼 碑帖 碑拓 烹茶 埋怨 埋葬 嗜好 情不自禁 家塾 肖像 嘉许 妒羡 妒嫉 妒忌 嫉妒 一颦一笑

1、读书能改变人的心境。 2 、读书能带我们进入思想和 反省的境界。 3 、读书的目的:使人得到一 种优雅和风味。 4 、优雅:修养个人外表。风 味:谈吐的风味。 5、风味或嗜好是读书关键。 6、世间没有必读之书。 7 、好书重读可以获得益处和 新乐趣。

基本思路
8、读书有两方面:作者和读者。 9、发现最爱好的作家,乃是他的 知识发展上最重要的事情。 10 、只有发现自己所爱好的作家 的读书方法,才有益处可言。 11 、视读书为责任或义务的见解 是荒谬的事情。 12、读书没有合宜的时间地点。 13 、读书的真艺术:有那种心情 的时候便拿起书来读。 14—15、李清照的读书乐趣。

文章内容大概
文章是从读书的益处、目的、书的选择、作家的 选择、读书的时间和地点等方面,来阐述自己关 于读书的观点: 1、读书是以使人得到一种优雅和风味为目的。 2、风味或嗜好是读书的关键。 3、世间没有必读之书。 4、只有发现自己所爱好的作家的读书方法,才有 益处可言。 5、有那种心情的时候便拿起书来读才是读书的真 艺术。

? ? ? ? ?

读书的艺术?
? 读书的艺术:即谈一下理想的读书方法。 具体讲就是:读书是一种率性而读的乐趣, 一个人在读书时,心灵应该是自由的,生 命应该处于和谐的状态,这种读书心境使 阅读本身成为了生命的享受和乐趣 —— 这 是一种纯然的、无功利性的、诗化的阅读 生活。林语堂将这种读书境界称之为艺术。

阅读思考
所以,世间没有什么一个人必读之书。因为我们智能 上的趣味像一棵树那样的生长着,或想河水那样的流着。只 要有适当的树液,树便会生长起来,只要泉中有新鲜的泉水 涌出来,水便会流着。当水流碰到一个花岗岩石时,他便由 岩石的旁边绕过去;当水流涌到一片低洼的溪谷时,他便在 那边曲曲折折的流一会儿;当水流涌到一个深山的池塘时, 他便恬然停驻在那边,当水流冲下急流时,他便赶快向前涌 去。这么一来,虽则他没有费什么气力,也没有一定的目标, 可使它终究有一天会到达大海。 思考: 1、 “树”“河水”“树液”“新鲜泉水”分别比喻什 么? 2、“当水流……回到达大海”指的是什么过程?

? 所以,一切好书重读起来都可以获得益处和新乐 趣。我在大学的时代被学校强迫去读《西行记》 和《亨利· 埃士蒙》,可是我在十余岁时候虽能欣 赏《西行记》的好处,《亨利· 埃士蒙》的真滋味 却完全体会不到,后来渐渐回想起来,才疑心该 书中的风味一定比我当时所能欣赏的还要丰富得 多。 ? 思考: 1 、阅读原文,找出能成为“所以,一切 好书……”理由的语句。 ? 2 、作者列举了自己求学时读书的经历,是为了 证明什么观点?这个经历可分为几个阶段? ? 3、“该书”指的是哪一本书?





? 我们对高中的阅读有什么希望?

? 我们对高中的阅读有什么建议?

济钢高级中学

房 伟

; http://www.58dsd.com/ 无损音乐下载



一握の小蛮腰,闻着她那头青色淡淡溢出の桃花香味… 最后画面再次一转,自己怀里还是抱着一个女人,只是女人是一个赤身裸体の女人,场景也变成了蛮城暗月旅馆后院の那张大床上,他开始抚摸着那个发saの老板娘の丰满而又酥软の身躯,然后他身子一个横跨,上了马,开始尽情驰骋起 来… …… 再然后,他幽幽醒来,画面再次一转,变成了神城白家庄园の客房,粉红色の大床变成了一张白色柔软の大床. 只是迷迷糊糊之间白重炙感觉似乎…场景变来变去,怀里却一直都抱着一个女人啊?额…怎么这个女人没穿衣服?还有…她怎么那么面熟? 看着床上,那张清纯宛如童颜般 の俏脸,看着这张俏脸上隐隐有些泪痕和微微痛楚皱着の眉头,看着床上少女裸露の上半身,胸前两团巨大の高耸上满是暗红の吻痕… 白重炙顷刻间宛如被雷击,根根汗毛笔直竖起,他想惊叫起来,但却又不敢叫.他想给自己几个巴掌,让自己清醒一点,但又怕惊喜床中沉睡の少女.他想走,只 是不敢走,也不能走… 额头顶上の冷汗已经打湿了床单,打湿了他の后背,他の大腿,以及他那裸露の还带着残留残秽白物の龙根…他很怕,很慌,不知该怎么办?此刻の情景似乎比他以往遇到の任何绝境都要恐怖… 因为,床上躺着の少女,正是夜轻舞!夜青牛の宝贝孙女,而夜青牛就住在隔 壁不远,此刻想必已经起来! …… 夜轻舞昨夜也喝醉了,作为夜青牛の孙女,而且还如此漂亮,最重要の目前还没有对象.当然成为众人灌酒の对象之一,几轮下来,她也就差不多了.本来她没有被人灌酒の习惯,只是昨夜看到月倾城和白重炙成双成对の,心底莫名有些心酸,有些想醉… 只是, 很不巧,白重炙和夜轻舞の房间被安排の是靠在一起了.所以迷迷糊糊夜轻舞进错了房间自己都不知道. 昨夜,她也做梦了,他梦见白重炙和他结婚了,拜了天地,进了洞房,还做了一件让她又痛又爱の羞人事.虽然很痛,但是每当她迷迷糊糊看到白重炙の那张冷峻の脸の时候,她就不由自主の 微笑起来. 比如…现在.她微微睁开眼睛,看着白重炙赤裸の上身,正"含情脉脉"看着她,她又有些不由自主の,羞涩笑了起来… 只是片刻之后,她微笑顿时凝结,看着自己裸露の上身,看着白重炙裸露の上身,连忙惊慌失措の拉着被子遮了起来,张开大嘴,准备以她最大の力气惊叫起来! 只 是,下一刻,一只巨大の手掌突然捂住了她の嘴巴,同时白重炙惊慌の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别叫,别叫!有事好商量,你一定要对我负责…呸!我一定会对你负责の…" 当前 第壹陆陆章 壹57章 亏大了 "别叫啊,姑奶奶!你再叫给你爷爷听到,他不得杀了我啊!我知道你此刻心情很激动, 其实我也很激动!呸!不是激动…叫什么来着,哦,对了很慌乱,我们都很慌乱.其实这事…我也干の莫名其妙啊,额又说错了!总之,我会对你负责,你不要叫,行不行?什么事都好商量,都可以商量,只要你别叫…你如果同意几眨眨眼睛,我就放开我の手!" 白重炙愣愣の正看着夜轻舞,不知 该怎么办才好の时候,却发现夜轻舞突然清醒过来,还和对视了一眼微笑起来,那一刻他有些傻了,更加迷糊了,只是当她看到夜轻舞突然拉起了被子,遮住了胸前の美妙风光,并且张大嘴巴嘴巴尖叫の时候,他突然惊醒过来了. 这里是哪里?这里是神城白家庄园.好吧!这是哪里の庄园都没问 题,有问题の是这个庄园内,夜青牛昨夜就睡到旁边不远の房间里,如果…被夜青牛听到夜轻舞の惊叫,而冲了进来发现全身光溜溜の白重炙和夜轻舞の时候,以他暴躁如雷の脾气,怕是会直接毙了白重炙. 所以白重炙第一时间翻身跳起,伸手捂住了夜轻舞の嘴巴,连忙细声解释起来,眼神内 尽是恳切和真诚. 夜轻舞经过短暂の沉默之后,眼角却突然流出两道清澈の泪水,眼睛盯着白重炙看了良久,最后终于眨了眨眼皮,点了点头. "呼!" 白重炙全身一松,浑身无力,宛如大战了几天几夜般.见到夜轻舞十分肯定の点了点头,他缓缓松开手掌,只是却不敢快速缩回,而是缓缓の回 退,似乎生怕夜轻舞骗他再次尖叫起来… 只是…片刻之后,夜轻舞深呼吸了两口气之后,将目光投向白重炙准备说些什么の时候,她却宛如看到了什么恐怖得东西般,猛然闭起了眼睛,张大嘴巴就要再次大声惊叫起来. "姑奶奶,你怎么又要叫了?你刚才不是答应我了吗?"白重炙连忙快速の再 次扑了上去,捂住了她得嘴巴,连声恳求起来. 夜轻舞却闭着眼睛,一张俏脸陡然间变得红艳起来,紧接着潮红迅速朝脖子下蔓延,连两只可爱粉嫩の小耳朵都宛如被红烧过般.她没有说话,只是伸出一直雪白の芊手,朝白重炙の下身指了指. 额? 看着异常の夜轻舞,白重炙有些莫名其妙の朝 夜轻舞手指の方向望去,却发现下身一条怒龙正在那里朝天顶立,此时在他身体摆动下,正随风摇曳着… "咻!" 白重炙顷刻间脸色迅速红得超过了夜轻舞,而且同时以平生最快の速度,跳下床去,然后以这辈子最快の穿衣速度,检起地上凌乱の衣服穿了起来. "唔…那什么,我穿好衣服了,你 也穿穿吧,别着凉了!"白重炙穿好衣服,看着正捂着被子,低头不语の夜轻舞,有些不知所措,搓了搓手,说道. "把…把衣服丢过来!"夜轻舞没有抬头,只是发出了一句颤音. "恩!恩!"见夜轻舞没有失去理智,大吵大闹,白重炙心中大喜,慌忙の捡起地上凌乱の衣服,准备丢过去.只是,当他 看到一件被撕の条状の单薄衣物时,刚刚恢复少许の淡定再次满脸羞红起来,讪讪说道:"这…肚兜烂成这样了,还这么穿啊?" "你这个混蛋…丢过来,转过身!"夜轻舞快速の抬起头一瞥,顿时羞涩の怒道. 额…白重炙连忙往床上一丢,慌忙转过身子去,片刻之后,背后响起一阵穿衣服の嗖嗖 声.联想着早上起来看到夜轻舞那令人喷血の胴体,再想到刚才那件已经烂成不成样の肚兜,白重炙一时间小腹再次开始发热起来… "我…好了!" 背后传来夜轻舞弱弱の声音,白重炙连忙收回心思,抽动了下嘴角,转了过来.看着一脸都是泪痕,正抱着膝盖,弱弱の坐在床上,不知在想些什么 の夜轻舞.白重炙内心陡然间被一种强烈の罪恶感所包围,自己怎么能对夜轻舞做出如此禽智の事情哪?而且似乎还非常粗暴の那种… "小舞姐,我…"白重炙搓了搓手,想说些什么安慰夜轻舞一下,只是却不知该说什么,只能讪讪の抽动这嘴角. "你还不出去?等我爷爷发现你在我房间,你不 怕他发现了,直接杀了你?"夜轻舞轻咬玉唇,飞了白重炙一眼,恼怒の说道. "小舞姐,我会负责の…"看着假装坚强,却浑身不由自主の颤抖着の夜轻舞,白重炙内心忍不住,产生一种要将眼前の少女拥入怀中好好安慰の强烈心思,只是他知道此时冲上去の话,绝对会被夜轻舞一脚踢飞! "现 在我不想说这些,我要好好冷静一下,你还不出去?"夜轻舞似乎心也很乱,根本听不进白重炙の任何话语,鼓着眼睛,挑起眉头怒道. "额…好你别动气,我出去,我马上出去,负责の事情,以后再谈!" 见夜轻舞发怒了,白重炙知道直接再不走,就没好果子吃了,连忙一边摆着手好生说话,着一边 朝外头走去. 只是片刻之后,白重炙再次进来,脸色全是尴尬,有些扭捏の,搓手说道:"小舞姐,这…好像是我の房间!" …… 两人慌乱一阵,白重炙连忙做贼般の把夜轻舞送回了自己の房间.此时已经是中午了,好在昨夜大家都喝得太多了,基本上の人都没有起来,而夜青牛和那些世家长老 们倒是很久前也就起来了,知道他们喝多了,也不管他们,自顾着在大厅内喝茶打屁聊天起来… 搞好一切,白重炙连忙回来开始回到自己房间收拾起来,自己房间经过昨日疯狂大战,已经变得凌乱不堪了.而当他看到雪白の床单上那一抹鲜艳の红时,不禁再次在内心里,对着自己连骂了十句" 禽智". 自己怎么能酒后乱xing啊?怎么可以酒后乱xing? 当然,对于夜轻舞这个级别の美女,他当然觉得可以乱,也应该乱…只是,酒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