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l800.com省心范文网

春天,活生生,借来东风破一破


春天,活生生,借来东风破一破

黄海声

春天,义无反顾,一如既往,抛弃了时空,对于我,这样的事,习以为常。

此一时候,最好的黄昏,正一会儿揣手袖手,一会儿吃着西瓜,一会儿吃着胡萝卜,看 喜多郎美国音乐会现场视频。从萨顶顶到喜多郎,我真的看出了我的进步、我的发展。尽管 如昨天看的《发展的幻象》一书中所说的那样。不怕,正好机会难得,落霞孤鹜一回,或者 春来江水绿如蓝,那更不错!

他,日本人,白长衣,长发短须,进入演奏境界后,其眼神、面目、神态既呆如木鸡又 欲仙欲死,酷烈、忘我,时而如核爆蘑菇云星系星体喷发的瑰丽神姿时而又如真空里的色不 异空、空不异色、色即空、空即色!他是在无形的大漠或太空中孤独地悄然地进化着他的音 乐。就是这样,别不多叙。

可你依然如时出现,问我:那时一个个春天你都做什么啦。那时,我喜欢历史,也喜欢 春天。那时我天天给一群两小无猜的少男少女开着故事会。也给他们用录音机放着许巍和朴 树的歌。许多小故事在传送。一些风险也不远千里而来然后在我手心里我眼睁睁地看着它们 烟消云散。许巍的,都是什么?《旅行》 《时光》 《方向》 《礼物》 《晴朗》 。朴树的呢?《白桦 林》 《且听风吟》 《生如夏花》 《那些花儿》 。这些年,我独自一人时常常想起的,总是那首光 阴婆娑缓慢回荡在天尽头的《那些花儿》 。

曙光渐退雨露荡漾时,你喃喃自语:我的心态,依然不是太理想。看不惯的事如乱麻一 团团拥挤在那片不小的春天的废墟上。旁边的白桦林在一天天在消失。这里的事没人理解, 这叫我特容易生气。春天来了,我在尘埃中不断地缩小着自己。多可笑啊,我还以为那麽好 的事年前能够到来呢!笔记本!笔记本!等我买了它,我就去南方的一个大竹林里去上网。 你说《卧虎藏龙》 《十面埋伏》里的竹林真的有那么浩浩荡荡吗?要在那里走丢了怎么办啊! 要是不能上网,怎么办?那里有心理医生吗?叫人头晕的不公平的事,到了那,我就一件也 不行啦。

是时候了,竹林里的小学校,那个女孩子在那个小图书室里进进出出,悲喜交加:大学 里没看的书我要回到这里的小学看!两只蝴蝶在图书室门前飘来飘去,貌似没有任何意见。

我曾短信她:只要你勤奋,我在天下任何的地方都为你愿意。你回到了你的少儿版后,

生活真是一天好似一天,也一天快似一天。

春天,天地无事,你更无事。

春天,宿舍里什么都没有,没有大象,没有波浪,没有美元,没有凤翅镏金镗。你说你 什么都记不住不入脑时又问我:你们在这个水深火热的春天还绩效吗?这个难道就不该哈哈 大笑吗?

天哪!鱼童或哪吒闹海式的生活你就如此过腻了吗?也许!

春风中,我们向那里奔跑。一次,就是这一次,不改了,这一改又没个日子了。你就先 一个人在春风(说东风我们会高兴吧)中等我们吧!在你头发花白前我们肯定会到达的,嘿 嘿!

春天一来,照片就数不清了,表情符号也同步地数也数不清了。回头我得看看,他拿相 机的手怎么老抖啊抖的。 老黄你知道扣扣上有个空间吧, 把所有的照片都传那上面我命令你, 我看你的怎么还没开通呢?这瘟疫般的春天,活生生要把自己美死的春天,当我饿得实在受 不了时,我会到那里狂饮大嚼。 “我们离老鼠时代越来越远,离燕子的世纪越来越近” ,那索 性我们就借来东风破一破吧。

怎么样,吃菠萝时你笑得前仰后合!我真吃不了这个,老倒牙。你就都替我吃了吧。春 雪迷离的那一天,我们多傻啊,我们光跟屋里了,其实咱们真的忘了在雪地上留几张了。这 雪怎么来的这么晚啊,眨眼就化了。这次我多洗两张送你吧。春风里,一张美轮一张美奂。

永远停在了二十三岁,象永远停在了春天。没有进化,没有突变。各种各样的 SHANG 都 没有:伤、殇、熵,都没有!不再无中生有。活着,象一笔借来的款子攥在一段最神秘难测 的光阴里。有时在霸州台上仰望着万千风云,独自吹奏着《紫禁花园》 ;有时也是只身一人在 霸州塔里推开那一捆捆竹简浏览着上面枯黄的叮嘱绝没有任何人听见地泣不成声。

可能是吧,永久化或私有化了的春天。我的事好像都有春天有关。那小得不能再小的黑 点般的事比如:柴米油盐衣食住行爱恨喜怒四面风云十方记忆等等。死亡啊,一拖拖了这么 久,把我忘了。

漂泊云游了二十年了,春风怒号,我早早地就厌倦了。可如今依然被彻底淹没在核辐射 似的春天里。 这生机与妖艳啊, 盖地铺天, 向着过去现在未来前生后世一个个瞬间灌顶穿透。

事情啊,就这样一次次成了。

依然此时,这正如那无数个春天里的无数个此时,听着大型古乐《霓裳羽衣曲》在市府 道上几乎不走地走。一次次刹那间我恍惚是停下来好像听见谁在对我说着些什么,可仔细一 听在《霓裳羽衣曲》最深或最极顶处并没有什么人说话。在那里无人敢说话。飞天呢?满天 纵横驰骋往来长带飘卷的飞天也不敢!

在震撼天地的辉煌中,所有的人心皆以逃离一空。谁也不想把自己那点可怜的悲喜化在 那里。此时,观望让人 在三界尘埃中记住并且还要活下去,并且貌似长生长寿着。

你说:春天一来,心就邪恶。是啊,时时刻刻,分分秒秒总有一些善或恶震撼着我们! 还有那些语录,沉浮在粉艳烈烈酷杀无比的风云中,它们究竟救起了哪一生哪一世的暮春山 河。可现在正是“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的季节了,在无穷无际的漆黑中,我只是嗅着那 些自由行走的花们所弥漫出的香气一个春天一个春天地向前走,自从双目失明以来,一直就 是这样。

小小的荷花被我们一夜看完。还有雁荡山一角的那些枯枝,对,正如你所看到的,还有 无论如何也不能忘记也不能不说的霜晨月。

有时,别人越不说,你越知道。

正如你所看到的,窗外的山河越来越简单,可那荡气回肠无际的竹林在清白的雾气中起 伏到了天边。一匹白马一位白发的将军正陪着竹里馆在真空般的光阴流逝着。

竹林边缘,深邃黑蓝的山顶上,聚集齐了的风雷在炸裂滚动。这是最日常化了的也是多 多少少有些另类的天籁之音。

往往此时,那人不辞而别,下了扬州,笛声在空中乱画,没什么人怪罪。大片大片的天 空出水了。这恍惚也是天尽头的事吧,凡记忆打开的人对此怎么会陌生呢?

而同时,另一些涧壑晴朗,当然无人,天地要做的事,就是落英缤纷了,纷纷开且落, 有人若是这么说,也算勉强可以吧。别想那么多了,最难的是什么?你知道吗?春山空!那 来自黑洞的密麻麻的丝丝缕缕刹那间乱飞乱绞乱嚎一下全白了。

很久很久以前,有人空手入白刃,有人火海里追随着刚刚说到的落英缤纷万里独行。这 些你不是都亲眼见到过吗?

2011-3-11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