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l800.com省心范文网

基于GVC的中国企业跨国经营策略研究


苏州科技学院天平学院本科生毕业设计(论文)

基于GVC的中国企业跨国经营策略研究
摘 要

随着经济全球化的不断深入,我国经济更加融入世界经济,使我国企业面临 着前所未有的世界竞争力和跨国经营问题, 所以我国企业必须加快实施跨国经营 战略,积极把握经济全球化带来的机遇。 本文通过对中国企业跨国经营发展的历程分析, 从中国企业跨国经营的宏观 管理体制滞后、投资区域分布不均以及在技术上还缺乏优势等问题进行了探讨, 尤其针对中国企业在跨国经营过程中的战略对策进行了较有深入性的针对分析。 本文以全新视角观察问题, 通过全球价值链理论研究中国企业跨国经营存在的问 题,对跨国经营发展提出建议与意见,利用数据分析和案例实证,说明中国企业 跨国经营所需要获取的创新资源。

关键字

跨国经营;GVC;中国企业;经济全球化

I

苏州科技学院天平学院本科生毕业设计(论文)

Study on the strategy of transnational Chinese enterprises based on global value chain
Abstract
Along with the continuous deepening of economic globalization, China's economy into the world economy, which would make Chinese enterprises facing unprecedented world competitiveness and the multinational management, so enterprises of our country must speed up the implementation of the strategy of transnational business, actively seize the opportunities brought about by economic globalization. In this paper, by analyzing the process of transnational operations of Chinese enterprises development, from lag of the macro management system of transnational operations of Chinese enterprises, investment regional distribution and in technology is also a lack of advantage is discussed, especially for the Chinese enterprises in the process of transnational business strategy for the more in-depth on the basis of analyzing. The new perspective observation, by the existence of global value chain theory to the study of transnational operations of Chinese enterprises and transnational business development put forward suggestions and opinions, the use of data analysis and case study that transnational operations of Chinese enterprises are required to obtain the innovation resources.

Keyword Transnational operation; The global value chain; China enterprise; Economic globalization

II

苏州科技学院天平学院本科生毕业设计(论文)

目录
第 1 章 绪论...................................................................................................................................... 1 1.1 问题的提出 ................................................................................................................................... 1 1.1.1 研究背景 .............................................................................................................................. 1 1.1.2 研究意义 .............................................................................................................................. 1 1.2 文献综述 ...................................................................................................................................... 1 1.2.1 国外研究 .............................................................................................................................. 1 1.2.2 国内研究 .............................................................................................................................. 3 1.2.3 现有研究的局限和本文研究的视角 .................................................................................. 4 1.3 研究内容、研究思路和创新之处............................................................................................... 4 1.3.1 研究内容 .............................................................................................................................. 4 1.3.2 研究思路 .............................................................................................................................. 4 1.3.3 创新之处 .............................................................................................................................. 4 第 2 章 中国跨国企业经营特点及存在的问题分析 ......................................................................... 6 2.1 中国跨国企业经营现状和特点 ................................................................................................... 6 2.1.1 发展速度快,地方企业积极参加 ....................................................................................... 6 2.1.2 跨国投资区域相对集中,行业分布广泛 ........................................................................... 7 2.1.3 跨国投资方式 ....................................................................................................................... 8 2.2 中国企业跨国经营中存在的问题及原因 ................................................................................... 9 2.2.1 投资结构不合理,经营格局分散 ....................................................................................... 9 2.2.2 人才培养意识薄弱,企业创新能力不足 ......................................................................... 10 2.2.3 投资管理体制不完善,无法适应经营的需要 ................................................................. 10 第 3 章 中国企业跨国经营的经验与教训 ...................................................................................... 12 3.1 TCL 成功收购德国施耐德 ........................................................................................................ 12 3.2 中航油跨国经营的惨痛教训 .................................................................................................... 12 3.3 启示 ............................................................................................................................................ 13 第 4 章 基于 GVC 的中国企业跨国经营战略对策 .......................................................................... 15 4.1 跨国经营的环境分析 ................................................................................................................ 15 4.2 跨国经营战略的主要战略 ........................................................................................................ 17 4.3 推进中国企业跨国经营的对策 ................................................................................................ 19 4.3.1 积极主动嵌入全球价值链 ................................................................................................ 19 4.3.2 扶持并引导企业的持续升级 ............................................................................................ 20 4.3.3 建设企业跨产业链体系 .................................................................................................... 21 4.3.4 利用跨国并购的方式获取资源 ........................................................................................ 22 4.3.5 创新融资方式,拓宽融资渠道 ........................................................................................ 23 4.3.6 培育领导型企业 ................................................................................................................ 23 结 论 ............................................................................................................................................... 25 致 谢 ............................................................................................................................................... 26
III

苏州科技学院天平学院本科生毕业设计(论文)

参考文献 ......................................................................................................................................... 27 附录 A 译文................................................................................................................................... 28

对跨国企业的区域和全球战略的视角............................................................................................ 28 附录 B 外文原文 ........................................................................................................................... 33

A PERSPECTIVE ON REGIONAL AND GLOBAL STRATEGIES OF MULTINATIONAL ENTERPRISES ....... 33

IV

苏州科技学院天平学院本科生毕业设计(论文)

第1章
1.1 问题的提出
1.1.1 研究背景

绪论

随着经济全球向纵深的发展,企业,尤其是跨国企业与公司得到了飞跃式的 发展,这使得世界经济发展越来越紧密,其市场化、网络化和自由化的特征逐步 表现出来。以跨国公司为桥梁,发达国家的资金、管理经验、技术与发展中国家 充裕的资源、廉价的劳动力和广阔的市场相结合。可以说,在经济全球化下,跨 国公司扮演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对推动世界经济的发展、资源的优化配置的作用 越来越具有明显。 经过改革开放三十多年的发展,我国为外资企业在华发展提供 了一个很好的发展平台, 也促进了国内企业参与到国际市场的分工与协作。作为 一个经济转型成为新常态的国家,面对经济发展中滞涨的问题,我们面临要选择 发展什么方式与类型的跨国公司。 1.1.2 研究意义 中国企业大步走向世界是在20世纪90年代以后, 由于国际市场已经基本被世 界上的大型跨国公司瓜分完毕, 世界市场留给中国企业跨国发展的战略空间是有 限的。改革发展的深入使得我国企业国际化道路得以实现和发展。目前,中国跨 国企业的经营主要集中于三大领域——对外贸易、 海外直接投资和对外经济技术 合作。通过GVC理论的探究,从新的角度来寻求我国企业进一步扩大海外投资, 充分利用两个市场——国内市场和国外市场具有深远的意义。同时,通过参与到 国际市场的分工与协作, 对于形成我国企业的国际竞争力,推动产业的优化升级 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1.2 文献综述
1.2.1 国外研究 20世纪60年代初,海默(1960)首先提出了垄断优势的观点,他利用两个观 点(即垄断优势和市场部完全性)来解释对外直接投资的合理性。其中垄断优势 主要是指企业对某些经营要素大量占有或者完全占有而形成的一种优势, 市场不 完全性主要是指市场受到垄断优势的企业影响而呈现出的一种性质——不完全 竞争或寡占型局面。从某种层度上来说,对外直接投资只是国内竞争行为在国际
1

苏州科技学院天平学院本科生毕业设计(论文)

范围内的进一步延伸,但基础仍是各国企业所拥有的技术等垄断优势

[1]



在研究跨国公司理论中, 为了寻找一种适合对外投资的一般理论,首先面对 的问题就是要对跨国公司内部贸易现象做出解释。 英国里丁大学学者巴克莱与卡 森(1976)提出了一种答案,在合著的《国际经营论》一书中对这一理论做了完 善
[2]

。之后加拿大学者拉格曼(1976)等则深入研究了内部化与跨国企业对外

直接投资的关系,从而扩大了内部化理论的研究范围[3]。由于内部化理论能较合 理的解释跨国公司对外直接投资与内部贸易问题,因而受到了学术界普遍的重 视。 为解释国际生产活动,1976年英国里丁大学教授邓宁提出了折衷主义,特别 是跨国企业国际经营活动的观点, 在1981年, 邓宁系统地整理和阐述了折衷理论, 并将其动态化, 从而形成了比较系统化理论化的理论体系,对后面研究跨国经营 和直接投资产生的深远的影响[4]。 哈佛商学院的波特教授从竞争角度研究,他认为价值是价格,这种价格是买 方愿意并能够支付给为他们提供产品或服务的价格, 为买方创造超过成本的价值 是企业基本的战略目标,而每一个企业是进行设计、生产、营销、交货以及对产 品起辅助作用的各种活动的集合,并且价值链都可以表示这些活动[5]。通过对企 业边界的突破, 使得研究的视角扩展到不同企业之间的经济交流,从而构建出价 值链理论,这是全球价值链概念形成的基础。20世纪90年代,格里夫进一步对全 球分布的生产系统协调问题进行研究后指出,许多商品链中都有一个(或几个) 占主导地位的参与者, 正是这些主导企业决定了整个商品链的全部特点,也正是 这类主导企业知道这商品链不同节点的活动变化,并协调着不同节点之间的关 系。这些理论的探索,形成了价值链的基础。 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 跨国公司得到了迅猛发展,对外直接投资规模与速度 快速增加, 这就需要学者从理论角度探究这一现象的背后的动因。 跨国公司理论, 或者称作对外直接投资理论, 主要从跨国公司对外直接投资的动机、 条件、 特征、 区位与方式等决定因素方面进行解释和推断。这一理论的提出,从更高的角度认 识了跨国公司的作用, 对于指导跨国公司的发展和对外投资活、加强跨国公司的 管理等方面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根据西方经济学理论,跨国公司的理论大致分 为两个阶段, 即以20世纪60年代为界限的新古典国际资本流动理论和对外直接投

2

苏州科技学院天平学院本科生毕业设计(论文)

资理论。目前,理论界对于跨国理论形成了四个主要的类别:1.以产业组织理论 为基础所形成的理论,如垄寡占反应理论、断优势理论等;2.以贸易理论与工业 区位理论为基础所形成的理论,如边际产业扩张理论、产品周期理论等;3. 以 交易成本理论、市场失效理论为基础所形成的市场内部化理论;4.典型的国际生 产折衷理论。 1.2.2 国内研究 在充分借鉴国外理论的基础上, 我国国内许多学者也对我国企业实施跨国经 营提出了一系类创新性的见解,高敏雪和李颖俊(2004)通过实证分析的方法,对 邓宁的跨国直接投资发展阶段论进行了论证, 从而得出中国对外直接投资相对滞 后的结论[6]。吴先明(1999)通过案例分析,归纳了我国企业对外直接投资的四个 方面的动机[7]。王晓红(2007)通过分析,提出现阶段我国跨国经营企业的几方面 特征[8]。程惠芳和阮翔(2004)运用系统动力学中引力模型,对国际直接投资区位 分布规律进行了分析, 得出投资国与东道国的经济规模总和,人均国民收入水平 及双边贸易量与两国间的国际直接投资流量呈正相关等结论[9]。 国外学者Gereffi(1999)将全球价值链的治理定义为价值链中权利拥有者或某 些机制,通过一定的手段协调和组织各环节的价值创造活动[10]。与其不同,张 辉(2003)认为全球价值链的治理在很大程度上来源于被治理者不按照治理的要 求,从而给其带来的市场风险[11]。目前,全球分工体系日益发展,一条完整的价 值链条遍布全球,涉及到全球的几十家甚至上百家企业,因此,一套复杂的协调 机制必须设计出来, 从而使得全球价值链条得以实现。 对于全球价值链下高新技 术产业集群内外关系的研究方面,盖文启等 (2001)指出高新技术产业要利用资 源,在全国乃至全球范围内组织资源和开拓市场,特别是在网络、交通和通信技 术方面全球化趋势日益明显; 另外, 在全球化进程中, 高新技术产业, 无论大小, 都必须根植于当地特殊的经济、技术和社会文化环境中,从中汲取营养,不断增 强企业和区域的国际竞争力[12]。 除此之外,刘伟(2010)等提出,全球价值链中各个价值环节分散于全球的 各个地方, 并且各个环节之间的产权优势是相互独立的,国与国之间形成的比较 优势分工原则的客观基础,是建立在各个价值环节在所在地的特定的比较优势
[13]

。韩云(2014)基于制造业跨产业升级的视角来高苏州在全球价值链中的地

3

苏州科技学院天平学院本科生毕业设计(论文)

位,提出通过跨产业链来提升制造业的升级,具有一定的代表性和创新性[14]。 国内学者基本认为, 产业链形成的基础是集群企业。而地方产业集群要想获 得竞争优势,必须融入全球价值链,并以此为契机,沿着全球价值链向上攀升。 1.2.3 现有研究的局限和本文研究的视角 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学者对在全球产业转移的背景下,海外分包网络、全球 采购和直接投资对全球价值链形成的促进作用尚未达成共识。 本论文主要利用所 学习的全球价值链理论等知识, 研究中国企业跨国经营的策略。 针对中国企业跨 国经营的现状: 企业跨国经营的宏观管理体制滞后, 投资区域分布不均衡以及企 业在技术上还缺乏优势进行了探讨,尤其对于我国企业在跨国经营过程中的策略 选择进行了较有针对性的分析。 深入中国跨国企业,然后针对中国企业跨国经营 的案例分析及各方面综合评价,以现实情况,并且找出问题所在,提出一定的见 解,并针对存在的问题,找出解决方案。从研究角度进行创新,对于探究中国企 业跨国经营具有重要的帮助。

1.3 研究内容、研究思路和创新之处
1.3.1 研究内容 本文通过对中国跨国企业在经济全球化背景下的机遇和挑战分析, 从中国企 业跨国经营的现状、 存在的问题以及原因,结合中国跨国企业成功经验以及失败 教训方面分析,提出了基于 GVC中国企业跨国经营策略研究,深入中国跨国企 业, 然后针对中国跨国企业经营的调查数据分析及各方面综合评价,结合现实情 况,并且找出问题所在,提出一定的见解,并针对存在的问题,找出解决方案。 从研究角度创新,对于探究中国企业跨国经营具有重要的帮助。 1.3.2 研究思路 本论文主要利用所学全球价值链理论等知识研究中国企业跨国经营的策略。 通过借鉴关于国际、国内对全球价值链的研究成果。采用实证分析法。根据研究 的内容,进行实际案例分析,在借鉴研究结果的同时,依据实际情况,选择进行 分析研究。运用统计资料进行数据分析,通过搜集统计资料、数据,进行图表分 析,对比,得出相应的结论。 1.3.3 创新之处 对于跨国企业跨国经营策略的问题研究, 国内外学者都从自身研究的角度给
4

苏州科技学院天平学院本科生毕业设计(论文)

出了一些值得学习的研究方法和研究结论,但基本上很少从 GVC角度来探究跨 国企业跨国经营策略。 本文基于此, 在充分借鉴前人的基础上, 从全新的视角—— 全球价值链角度(GVC) ,探究跨国企业如何从全球价值链的角度提升其经营, 并结合具体的案例和数据给出实证分析,剖析中国跨国企业经营策略的问题:宏 观管理体制滞后、 投资区域分布不均等问题,找出企业跨国经营所需要获取的创 新资源与途径。

5

苏州科技学院天平学院本科生毕业设计(论文)

第2章

中国跨国企业经营特点及存在的问题分析

2.1 中国跨国企业经营现状和特点
当今, 世界经济向着深层次的纵向化发展,国与国之间的经济变得越来越紧 密和不可分离,经济全球化成为不可阻挡的趋势。在这种情况下,各个国家都积 极主动加入到这个体系中, 用自己的优势和资源参与到分工和协作中去。经济的 发展使得各国之间的贸易更加自由、开放,企业的投资更加便利自由。经过了30 多年的发展, 我国在世界贸易中扮演的角色越来越重要, 逐步进入经济全球化经 济发展的体系,许多企业也开始选择跨国经营,参与到国际分工体系中。经过近 二十年的黄金发展, 我国的跨国企业经营得到了迅猛的发展,但与国际上实力强 的老牌跨国企业相比较, 仍然存在着巨大的差距。就目前我国跨国企业的特点而 言,对外投资主要是以合资企业为主、海外经营集中在贸易领域、海外投资水平 低、跨国经营的地理选择以周边发展中国家和地区为主,存在一定的缺陷。 2.1.1 发展速度快,地方企业积极参加 我国企业的国际化进程主要得益于改革开放后中国经济的飞速发展。 由于起 步较晚,缺乏资本、经验、人才等的积累,尽管取得了很大的成绩,但仍然与世 界顶级跨国公司存在较大的差异。从最新统计数据来看:
表1 2014 年非金融领域对外直接投资额及其增长速度



对外直接投资金额 (亿美元) 总计 1028.9 其中:农、林、牧、渔业 17.4 采矿业 193.3 制造业 69.6 电力、热力、燃气及水生产和供应业 18.4 建筑业 70.2 批发和零售业 172.7 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 29.3 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 17.0 房地产业 30.9 租赁和商务服务业 372.5 业
数据来源:2014年度国家统计公报等相关资料

比上年增长 (%) 14.1 19.2 -4.1 -19.8 36.3 7.5 26.3 17.2 100.0 45.8 26.5

由以上数据可以看到,截止到2014年12月, 我国的非金融领域对外直接投资
6

苏州科技学院天平学院本科生毕业设计(论文)

额达到1029亿美元,增幅约为14.1%。以2014年12月为例,我国非金融领域对外 直接投资额达到131亿美元,约占全年总投资金额的13%,同比增长32%(上年 为99.3亿美元) ,这个投资额创下了全年的新高,还是自2003以来最高的一次。 受全球经济下滑的影响, 2013 年全球外商直接投资额比去年流出流量增加了 1.4%,但中国对外的直接投资流量却创下了1078.4亿美元的新高点,同比增加了 约22.8%,中国已经两年跃居世界三大对外投资国。从投资存量上来看,中国在 世界上排名上升了两个名次,投资的区域更加广阔,覆盖的国家更多。就全国区 域来看,各地的地方企业积极走出去,参与到对外投资活动中,以2013年为例, 地方企业对外投资呈现上升势头,非金融类对外投资额达到364.15亿美元,同比 增加了6.5%,占全国非金融类对外投资的约40%,其中,广东、山东和北京位列 全国前三。到2013年年底,地方企业累计对外投资额达到1649亿美元,占全国对 外投资比例约为30.3%,超过了三成,这使得非国有企业对外投资的比例逐步增 加(2013年底,在非金融类对外直接投资5434亿美元存量中,国有企业占55.2%, 非国有企业占比44.8%,较上年提升4.6个百分点) ,反映了我国企业的活力不断 增加,积极投入“走出去”战略,积极在全球寻求资源的优化配置 2.1.2 跨国投资区域相对集中,行业分布广泛 从地区划分来看,广东的企业进行跨国投资最多,排名其次的是上海。从分 布的区域来看,这些跨国企业分布于全球160多个国家和地区,涉及的领域包括 商业贸易、工农业生产加工、交通运输、资源开发、医疗卫生、金融保险、旅游 及餐饮业等服务行业。 通过境外投资,有利于我国企业更好的利用国外资源与市 场,加强对外经济合作与交流,学习优秀的管理经验与人才的培养,最终增强我 国企业在国际分工的竞争力和创新力。当前,从事跨国经营的企业大约有三万多 家,涉及的领域方方面面,基本上形成了全方位、多层次、宽领域的开放体系格 局。根据商务部的数据,截止2013年底,我国有将近1.53万家跨国企业在外设立 投资机构达到近2.54万家,分布于全球184个国家和地区,比2012年多出了5个。 从投资额来看,我国对外投资额(存量)达到6604.8亿美元,名次较上一年增加 了2名,达到11名。就地区而言,除对欧洲地区投资下降(2013年,中国对欧洲 地区的投资59.5亿美元,同比下降15.4%) ,其他地区都呈现不同程度的增长趋势 (对拉丁美洲、大洋洲、非洲、亚洲的投资分别实现了132.7%、51.6%、33.9%、

7

苏州科技学院天平学院本科生毕业设计(论文)

16.7%的较快增长;对北美洲投资较上年实现 0.4%的微增长) 。就投资的行业而 言,我国跨国经营涉及到国民经济各个行业,五大行业集中度超过80%,租赁和 商务服务业、批发和零售业、金融业、制造业、采矿业,五大行业累计投资存量 达到5486亿美元, 占中国对外直接投资存量总额的83%。 就投资并购的领域而言, 其领域更加多元化,单项交易金额创历史新高(从相关数据中,到2013年,我国 企业共实施对外投资并购项目达到424个,实际交易金额到达529亿美元,达到历 史最高值) 。同时,2013年全年,我国境外融资达到191.1亿美元,占全部融资的 36.1%,涉及的领域包括采矿、制造业、房地产等16个行业类别。 2.1.3 跨国投资方式 对于跨国投资等方式的选择, 我国大多数企业采用的是在海外建立营销网络 或者建立新的合资企业的方式进入新的国际市场。就在合资合作形式的企业,主 要靠单纯的资金入股为主,而对于国际上常用的资本运作方式还处于摸索和学 习。此外,在管理体制、资金、技术、海外投资保险制度和经营管理水平等方面 也存在一定的不合理,这些不合理成为制约我国跨国企业进一步发展壮大的阻 力,需要不断的完善。从我国海外投资的类型来看,主要有四大类型:第一类, 绿地投资型——投入资金设立独资或合资子类型的公司,在家电、电子、轻纺领 域特别明显;第二类,跨国并购型——在国际上非常普及,而我国却是近年才迅 速发展起来的投资类型; 第三类,研究开发型——通过海外研发取得居国际先进 水平的自主知识产权,以华为为例,它的海外研发机构遍及 8 个地区总部和 32 个分支;第四类,战略联盟型——这比跨国并购又复杂一层,是指通过同跨国公 司的某方面联合,达到优势组合和跨国发展的目的。 就目前我国的跨国企业,尽管其海外投资在近10年取得了很大的成功,但与 美国、日本等发达国家相比,我国海外投资存量还是很低的。与我国在世界经济 格局的地位相比, 我国企业对外投资发展现状与其存在较大差异。随着我国整体 的实力发展与壮大, 我国不仅要进一步发挥引进来的政策, 还要发挥走出去战略, 积极参与跨国企业的分工。总之,我国企业必须尝试走出去,走跨国经营道路, 积极参与世界经济的分工与协作,参与到全球价值链的环节中,这样才可以真正 实现我国经济与全球经济接轨, 进入新的跨越式发展阶段,实现资源的优化配置 和新市场的开发,形成经济发展的新常态。

8

苏州科技学院天平学院本科生毕业设计(论文)

2.2 中国企业跨国经营中存在的问题及原因
我国企业跨国经营是经济体制改革和对外开放的产物, 是经济发展必然经历 的阶段,也是经济发展规律的使然。因此,在发展的过程中,具有发展中国家企 业国际化初级阶段的明显特征,例如,投资结构不合理、人才培养意识淡薄、投 资管理体制不完善等等,下面将做具体分析。 2.2.1 投资结构不合理,经营格局分散 从总体上来讲,中国的跨国公司群体已经凸现,主要体现在前景广阔,潜力 巨大,但中国海外直接投资结构却存在很大缺陷。这主要表现在: (一) 投资目标不明确,缺乏合理的投资规划 根据国家经贸委员会对 “走出去” 战略的实施状况调查显示, 我国企业在 “走 出去”的过程中,相当多的企业发展目标和规划还不具体和明确,并且在投资经 验缺乏积累。 就目前的近况来看,大多数海外企业基本上就是在海外设立一个办 公处,扮演着国内在外的“接待站”或“窗口”角色,经济业务往往很难开展, 形同虚设,效益性堪忧。此外,重复建设现象比较严重,存在盲目追求规模,忽 略了效率与实用性。还有,一些境外机构成为转移国有资产的工具,大大损害了 国家的利益。 还有一些企业前期市场调研不充分, 目的性不强, 对风险管理缺乏, 造成海外经营业务亏损,以“中航油”事件为代表。 (二) 投资地域过于集中,项目分布不均衡 从之前的数据看,我国海外投资分布存在严重的不均匀,对欧洲投资缺乏, 对东南亚和中东投资比较多,一旦出现政治危机,将面临巨大的损失。以叙利亚 危机事件、利比亚危机,到最近尼泊尔地震,因为我国在这些地方存在巨大的投 资,面临着巨大的经济损失。对外投资金额上与发达国家之间的差距,反映了我 国对外投资企业的现实实力,也反映出来我国对外投资行业结构的不足。 (三) 投资主体多为国有企业,私有企业较少 中国的私有企业在国内发展正处于创业和成长阶段, 面临着诸多经营障碍和 体制障碍, 制约了私有企业参与国际竞争优势的发挥,这正是造成目前中国海外 直接投资主体结构单一的一个重要根源,如果不解决私有企业发展的体制障碍, 私有企业很难发展成为中国海外直接投资主力军, 海外直接投资主体也难以得到 优化。据《2013年度中国对外直接投资统计公报》数据显示,我国非国有企业占
9

苏州科技学院天平学院本科生毕业设计(论文)

比不断扩大,国有企业流量占比降至四成。到2013年底,我国对外非金融类投资 额存量达到5434亿美元,其中国有企业占比为55.2%,非国有企业占比为44.8%, 非国有企业占比较上年提升了4.6%。从流量来看,在2013年,非金融类对外直接 投资为927.4亿美元,国企占比为43.9%;在其中,按照公司类型来看,有限责任 类公司占42.2%,股份有限公司为6.2%,股份合作类型的企业为2.2%,私营企业 为2%,FDI企业为1.3%,其他类为2.2%。 2.2.2 人才培养意识薄弱,企业创新能力不足 在发达国家进入我国后,经过三十多年的发展,发达国家在输入的过程中, 不仅带来了资金,还带来先进的管理经验和技术。而在这其中,人才的作用无疑 是不得不重点突出了。中国企业在近些年发展中,也逐步认识到人才的作用。说 到底,企业的核心力在于创新,而创新主要是人才的培养。由于我国人力资源管 理事业发展起步晚,对创新型、复合型人才、专业型人才的培养上与国外发达国 家存在很大的差距。同时,在企业发展中,一些企业也缺乏对人才管理的重视, 对人才的战略储备也缺乏相应的规划,很多企业仍然使用传统的方式来管理人, 没有形成科学的管理机制,对人才引进、人才培养、人才考核、人才培训缺乏必 要的认知和重视, 至今未把人才管理纳入到企业战略发展的高度,这明显不符合 跨国企业的发展要求。 在新的时代下,企业必须从人才入手,真正发挥创新的源泉和动力,使得我 国的跨国企业能够摆脱制造的角色,向微笑曲线的两端发展,创造高的附加值, 创造出新的品牌和形成发展新的动力。 2.2.3 投资管理体制不完善,无法适应经营的需要 在海外投资管理机制上, 我国企业还存在较多的问题, 主要表现在滞后性上。 在传统思维下, 政府存在较多的顾虑和担心,表现在管理上设置较多的行政审批 手续,这也使得企业受到这方面影响,许多企业的领导缺乏全球化发展的眼光, 停留在计划经济的思维,总是把投资放在本国内,担心海外市场风险较大,企业 无法在海外发展壮大。另外,我国的行政审批手续相对来说较多,对于投资商进 行海外投资的限制较多, 在审核外派劳务人员时限制较严,这从一定程度上使得 我国企业进行海外投资的成本增加,不利于我国企业海外市场的开拓和发展,错 失了很多发展的机会。

10

苏州科技学院天平学院本科生毕业设计(论文)

(一) 缺乏与企业跨国投资相适应的依法行政意识 对于对外直接投资的政策与制度,国务院各部门出台了相关性的文件,但这 些文件只是规范性的, 并没有上升为行政性法规或者法律层面,这导致许多文件 之间相互矛盾, 混乱无序, 使得各部门为了利益, 相互推诿责任, 或者各自为政。 在这种情况下, 政出多门使得中国企业走出去受到层层的阻扰,比如审批程序繁 琐、期限冗长;各个参与海外企业设立、人员出境、资本运营的政府部门都从各 自关心的重点出发,导致审批标准不一,随意性很大。因此,法律的缺失和行政 手续的繁琐需要进行改革。从目前来看,国家正致力于这方面的改革,努力让更 多的企业进行跨国经营。 (二) 缺乏对企业跨国投资的依法宏观调控 就目前情况而言,在对外跨国经营中,我国缺少一个统一的调整海外直接投 资产业布局的宏观决策机构以及相关法律规范性文件。在这一方面,目前国家商 务部和工商总局正处于探索阶段和调整阶段。就企业本身的角度来看,跨国经营 是一个涉及管理层的一个微观决策的过程,必须以市场需求为导向,涉及到一系 列因素的过程。但是,在一些情况下,市场信息具有滞后性,并不能使得企业抓 住即时信息,如果缺乏政府的宏观调控,必然会导致市场失灵的现象发生。就当 前而言, 中国企业跨国投资还是存在这方面问题的,缺乏政府的统一协调和有效 的鼓励与扶持措施, 使得海外投资要么一哄而上,产业分布以及投资领域过于集 中,要么缺乏国际竞争意识,坐失良机。 (三) 海外市场限制较多 尽管关贸总协定和现在的世界贸易组织多年来不遗余力地全球推行贸易自 由化, 然而当前全球贸易不平衡问题依然十分严重,世界范围内争夺市场的竞争 日趋激烈,贸易保护主义趋势更甚,使用技术、环保、劳工标准等贸易壁垒对进 口产品设置障碍以及滥用反倾销措施,贸易纷争将越来越多,发展中国家在世界 贸易中处于明显的劣势。 为了降低生产原材料的购买成本,国际视野开阔的企业 往往通过海外投资获取海外自然资源。我国的工业性自然资源尤其缺乏,而中国 企业所需要做的就是不断与海外当地政府不断交涉,项目不断跟进。

11

苏州科技学院天平学院本科生毕业设计(论文)

第3章

中国企业跨国经营的经验与教训

3.1 TCL 成功收购德国施耐德
随着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中国与世界的联系更加紧密,在继续开放市场 和吸引外资的同时,中国政府还制定了“走出去”战略,鼓励有条件的企业到国外 投资办厂。 TCL作为一个白色家电生产厂商的代表,经过近二十年的发展,跃居成为中 国知名品牌的企业。TCL 集团于2001年4月 16 日引进五家战略投资者:香港金 山、东芝、南太、住友商事和Pentel,改组为股份有限公司, TCL变为具有国际 化色彩的股份公司。为了扩大海外业务,打开欧洲市场,TCL开启了并购计划, 俗称“阿波罗计划”。在这个时候,施耐德的破产给它带来了一个机遇。施耐德公 司原是一家老牌德资企业,生产电视、音响等家用电器。2002年3月,因负债过 多,施耐德公司的控股集团宣布破产。经过数月谈判, TCL集团终于在当年9月 下旬以820万欧元全资收购了施耐德公司。在当时,这项收购创下了中国在欧盟 地区投资最大的生产性项目。这次收购施耐德公司填补了TCL在欧洲的“空白”, 翻开了该集团向海外发展的新的一页。继TCL集团之后,还会有更多的中国企业 到德国和欧洲投资,为加强双边经贸关系做出贡献。TCL在德国的投资,不仅使 自己在欧洲有了立足之地, 同时也促进了德国的就业和经济发展,因此对中德两 国来说是“双赢”。 对TCL来讲,收购施耐德是其国际化布局中非常重要的一步:一是借此次机 会, 让欧洲人加深对自己品牌的印象, 起到在海外提升知名度和品牌形象的作用; 二是巧妙地绕过了欧盟精心为本土家电产品构筑的“马其诺防线”, 可借此绕开欧 盟包括反倾销等措施在内的种种壁垒,直接在欧盟内部站稳脚跟。可以说,这次 收购,对于TCL企业来讲,是TCL企业适应市场竞争、与国际接轨的重要举措, 是迄今为止TCL在海外扩张中最具有关键意义的一步。

3.2 中航油跨国经营的惨痛教训
与TCL跨国并购成功相比,中航油事件却是中国走出去战略的伤痛事件。 2003年下半年,中航油公司(新加坡)开始交易石油期权(option),最初涉及 200万桶的石油,中航油在这次交易中获得了利益,但自2004年第一季度开始,
12

苏州科技学院天平学院本科生毕业设计(论文)

国际油价开始攀升,使得公司潜亏580万美元,公司决定延期交割合同,期望油 价能回跌, 并增加了交易量。 但是在当年第二季度、 第三季度油价仍然持续升高, 并于10月份创新高。在2004年10月份,该企业面临严重的资金周转问题,首次向 母公司呈报交易和账面亏损, 并且为了补偿保证金,企业耗尽近2600万美元的营 运资本、1.2亿美元银团贷款和6800万元应收账款,账面亏损高达1.8亿美元,另 外企业还支付了8000万美元的额外保证金。到11月份,公司的衍生商品合同继续 遭逼仓,截止到11月25日的实际亏损达3.81亿美元。到12月1日,中航油亏损高 达5.5亿美元,公司不得不宣布向法院申请破产保护令。 在这个案例中, 中航油的交易一开始就存在巨大的隐患,因为其从事的期权 交易存在较大的风险敞口,中航油选择了风险最大的做空期权。其次,企业管理 层风险意识淡薄,企业没有建立起防火墙,在遇到巨大的金融投资风险时,没有 及时进行对冲交易来规避风险,使得风险无限量扩大直至被逼仓。第三,企业内 部治理结构存在不合理现象,陈久霖作为中航油的总裁,手中权力过大,绕过交 易员私自操盘,发生损失也不向上级汇报,长期投机违规操作酿成苦果。第四, 监管机构监管不力,中航油集团虽然归国资委管理,但长期处于监管盲区,使得 中航油能够违规进行越权炒作,最终酿成损失额在5.3到5.5亿美元之间。

3.3 启示
在发达的市场经济中, 即使企业没有获得垄断的市场地位,也没有任何证据 证明企业是滥用了合法的手段取得市场垄断地位的, 国家中的政府一旦确定企业 通过合并取得市场地位的, 并能够预测出合并后产生的不利影响,政府就可以禁 止企业的合并。因此,企业要通过并购方式进入发达国家市场,一般情况下面临 着许多的条件限制和提供各种证明企业合并有利于促进生产合理化,提高生产 率,降低产品价格、促进就业等各个方面的优点,否则很难进行并购。但如果你 能够证明这些,那么很容易进入这个领域,进入壁垒也将是很小的,或者说不存 在的。可以说,就目前而言,在跨国并购中,我国企业面临的最大风险来自于东 道国的政治风险和法律风险,因此对于跨国企业,只有熟悉投资国的政治制度、 民族理念,掌握相关的法律,那么跨国经营才能从容面对。 这样的成功和失败案例的启示如下: 第一, 企业跨国经营必须建立内部控制和制衡的风险控制机制。为保证能够
13

苏州科技学院天平学院本科生毕业设计(论文)

在国外市场站稳脚跟,就必须建立完善的风险识别,风险分析,监测,控制和化 解机制,加强海外风险的监管。就国有企业而言,必须要在设计,管理系统,监 督机制上做好工作确保制定的制度得到有效实施。 其次, 企业跨国经营时必须要重视监测和现金流量审计。对于重大的投资项 目,特别是高风险的业务,涉及到重大项目的并购等,必须建立有效的内部控制 制度,严格控制财务风险。 第三,要正确地理解企业的道德风险。目前,国有企业改制仍处于探索和进 行中,要坚强责任的监督,使得权责统一,避免国有资产的流失与浪费。加大对 渎职管理层的处罚力度,加强其道德的修养,对把哪些工作懒散,失去道德行为 的人清出去。因此,在实施“走出去”战略的企业,必须要加强对管理者的道德 风险控制。

14

苏州科技学院天平学院本科生毕业设计(论文)

第4章

基于 GVC 的中国企业跨国经营战略对策

4.1 跨国经营的环境分析
对于跨国经营的环境分析,本文主要采用市场营销中的PEST分析的方法, 即从政治(Political factors) 、经济(Economic factors) 、社会(social factors)和 技术(technological factors)四个角度进行分析。 在政治上,自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期,我国政府就是开始改革开放的政策,当 时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提出“引进来”和“走出去”战略,在政策和资金上给 予很大的支持。但就当时而言,主要是引进来,世界上主要发达国家的工厂纷纷 转移到中国, 利用中国廉价的劳动力资源和其他自然资源优势,使得我国成为全 球的加工厂,我们也经常在国际市场上看到好多产品,大多显示是 “Made in China”。经过二三十年的发展,发达国家在迁移的过程中,客观上带来了先进的 技术和管理经验, 以及需要的人才, 随着我国原始资本的积累和技术的吸收创新, 企业走出去的能力越来越强。到本世纪,以国有企业为领头羊,一批批企业开始 实施“走出去”的策略,典型的就如中远洋、中石油,国有银行等,民营企业如前 面的TCL集团,还有联想集团、华为企业等等,都在全球寻找市场和资源。在政 治上,近年来,政府积极鼓励企业走出去,同时也推广企业参与到全球竞争和合 作中,尤其是李克强总理这一届政府,积极为我国企业走出去搭建良好的平台, 如其积极推广中国高铁技术走出去,鼓励高新技术企业走出去,同时也给予很多 优厚的条件,如税收和红利,还推出一系列法律和行政措施,如中国国务院2015 年5月8日推出的《中国制造2025》 ,都从政治上和政策上强推中国创造,摆脱中 国制造的帽子。从GVC来说,主要是从大市场角度出发,从微笑曲线的中间段 向微笑曲线的两端转移,从NVC向GVC转移,参照学者韩云(2014)的研究成 果[14],如下图图1所示:

15

苏州科技学院天平学院本科生毕业设计(论文)

图1:产业链上跨产业升级分析框架图 附:图片来源于韩云专著《中国低端制造业跨产业升级研究》

经济上来讲, 随着我国经济规模的不断扩大, 尤其是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之后, 我国经济规模总量增加,目前我国已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仅次于美国。强大 的经济体使得我国企业有实力和财力在世界范围内进行资源的优化配置。目前, 我国在国内建立了自贸区,并且范围不断扩大,除上海外,广东等地也正式加入 到自贸区,同时中国与东南亚、韩国等国家和地区正积极建立自贸区,经济上不 断开发的格局,为我国企业走出去创造了良好的平台。同时,就企业自身而言, 经过二三十年的发展,我国企业在经济、技术和人才上积累了相当多的经验,尤 其是创新能力上有了很大的提高, 一批具有自主创新能力的企业在国际市场发挥 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如华为集团,目前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通讯设备制造商, 其创新能力处于世界领先水平。 社会因素看,虽然我国目前人口红利逐渐消失,但总体上人口基数仍然是处 于绝对优势的,并且我国目前人口,受教育水平程度不断提升。同时,我国产业 结构也得到了有效的调整,逐步由原先的“一二三”过渡到“三二一”的产业配 比结构, 消费者心理也得到改善,由原先的习惯“储蓄”到现在的“消费”、 “投 资”,无形中给我国跨国公司提供了一定的支撑力,主要表现在资金支持和智力 支持。同时,国外消费者对于中国市场的认识也得到改善,不再仅仅是中国制造 和中国山寨品,中国的产品正得到了国际市场的认同。

16

苏州科技学院天平学院本科生毕业设计(论文)

技术水平上看, 中国的跨国企业正努力从创新上提升技术水平,尤其对人才 的培养、 知识产权的保护正成为企业战略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 以华为企业为例, 其专利和人才在通讯知识产权处于前列,不在处于产业链的低端水平,逐步向研 发设计和市场营销两端转移,如下图图2所示:

图2:制造业的微笑曲线 附:图片来源于互联网

以上是从四个方面对我国企业跨国跨过经营的环境分析。总的说来,中国企 业跨国经营具有很好地环境,应积极采取策略“走出去”。

4.2 跨国经营战略的主要战略
自二十世纪80年代起, 跨国公司的经营管理进入了一个崭新的阶段——许多 跨国公司的经营管理由战术经营走向战略经营, 由生产外贸型管理走向全球战略 型管理, 将分散在不同国家和地区的子公司组成一个综合性的全球战略体系,这 种方式是跨国公司以全新的角色出现在国际竞争之中。面对国际上巨变的环境, 东道国的政治、经济、文化等因素都对跨国经营公司提出了很大的挑战,面对这 么复杂的环境,企业必须选择正确的战略来面对。 (一)市场经营战略 对于市场经营战略来说,主要分为市场开拓阶段、成长阶段、成熟阶段,相 对于企业生命周期而言,企业市场经营的各个阶段也有自身存在的特点。 1.开拓阶段的特点。这个阶段,企业处于刚刚接入国际市场的初创期,实 力比较小, 为了避开强大的竞争压力和已有厂商的打压,企业可以寻找某一个细

17

苏州科技学院天平学院本科生毕业设计(论文)

分市场, 并且这个市场是自己擅长和占有相对优势的目标市场,以此作为企业进 入国际市场的突破口。同时,为了打开新市场,要加强出口产品的适应性,以灵 活的营销手段,如:加强品牌宣传、采取促销手段等来提高产品的认知度和满意 度,从而确定跨国企业开拓市场的目标。 2.成长阶段的特点。企业进入这个阶段,通常情况下企业的产品已经获得 国际市场的认可,企业获得较大的订单。此时,如果还只停留在营销上,作用已 经变得微乎其微了。 企业要做的是要对产品的质量、 品质、 设计等方面加强改良, 生产客户满意的产品。同时,根据产业链的“微笑曲线”,企业应在品牌设计和 营销上加大精力,通过品牌效应,培养忠诚的客户,留住老顾客,积极争取新客 户,扩大市场占有率。同时,对于“瘦狗”类产品及时淘汰,培养“明星类”和 “金牛类”产品,提升企业整体的竞争能力,以服务提升企业的形象和影响力, 为企业在国际市场上发挥影响力打下基础。 3.成熟阶段的特点。在这个阶段,企业在国际市场上已经处于著名企业行 列,拥有很好地企业品牌,能够在全球市场上站稳脚步。面对这种情况,企业应 进一步实行出口产品多样化和出口地区多样化,寻找新市场和新产品;在广告宣 传上, 要把提高企业信誉作为企业的重点,使企业在国际市场上能够拥有良好的 企业形象; 在销售网点和渠道建设上,企业应该建立和完善自己的国际市场销售 网点,通过企业占有的优势资源,在价格、促销手段等上加以营销组合,合理运 用, 最终获得销售额的增加和利润最大化。同时要鼓励有资质的企业直接进行国 外投资,通过资本输出,直接在国外建厂并进行生产和销售,真正处于价值链的 高端,利用全球化的资源,实现资源的优化配置,以 GVC 为价值链增值手段, 采用对外直接投资、产品出口、技术输出等多种组合方式,从而加速企业跨国经 营的进程,来进一步提高企业在国际市场的地位,真正实现跨国经营战略向纵深 发展,使之成熟化。 (二) 技术发展战略 在这一战略下, 企业要通过创新的手段,从传统的加工等价值链比较低的环 节进行外包,停留在价值链的高端,通过在全球资源的配置和市场的开拓,摆脱 原先的 NVC, 逐步向 GVC 阶段进行转接。 具体而言, 企业要进行技术上的变革, 不能仅仅停留在不断扩大出口上,要将出口创汇、引进来、消化创新、技术突破

18

苏州科技学院天平学院本科生毕业设计(论文)

等精密地结合起来,不断创新新工艺、新设备,提高跨国经营的质量,形成一种 出口创汇--技术引进 --消化创新--扩大出口创汇 --再引进消化创新的良性循环扩 展机制, 实现企业从产业链低端向高端的阶梯式跳跃发展,实现价值增值的过程 与转变。 (三) 组织进攻战略 在当前企业相互联系日益紧密的情况下, 单独的企业竞争压力往往比结盟大 的多。因此,面对越来越激烈的竞争压力,企业应该建立和发展多种形式的企业 集团,形成一种结盟的状态,改变势单力薄的状态,从而达到共同占领国际市场 的目的。 在这种战略形式下, 短期内企业便能够在国际市场上形成一定的生产能 力,扩大其出口创汇的实力,有利于引进技术并消化,提高产品的价值创造,增 加其附加值。同时在这种战略下,企业的生产经营体系具有弹性,这样,企业可 以适应国际市场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 (四) 人才开发战略 当今时代是人才创新的时代,人才的开发主要包括人才的选拔、人才的使用 和人才的培养等环节。 通过开发适应跨国经营需要的人才,尤其是高的多元化复 合型人才和一专多才型人才,是实现企业跨国经营战略目标的重要因素。

4.3 推进中国企业跨国经营的对策
4.3.1 积极主动嵌入全球价值链 2001年中国正式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可以说加入世贸组织,给中 国带来了巨大的机遇,也带来了一些挑战。一方面,中国市场随着加入世贸进一 步放开,外资企业可以更方便的进入中国,与中国企业争夺市场,这对中国企业 来说是不利的局面。面对这种情况,企业不能够坐以待毙,两耳不闻窗外事,一 定要主动积极面对。另一方面,通过世贸组织,中国企业可以进驻国际市场,尤 其是一些有实力和影响力的企业。在进入国际市场中,因为中国企业本身具有的 一些弱势,如先天技术、管理上的不足等问题,但并不意味着企业就要仅仅在低 端市场和价值链末端, 中国企业完全可以通过引入和学习,在充分消化的基础上 进行创新, 以积极的态度融入到全球价值链体系中,而不是因为担心或者惧怕而 陷入价值链低端或者逃避在全球价值链之外,消极被动与墨守成规。中国经济体 的快速发展和强大的需求及购买力,成为全球最具发展潜力的市场,这也成为外
19

苏州科技学院天平学院本科生毕业设计(论文)

商争先恐后进入的一个原因。对外资企业来说,不进入中国市场或者不承认中国 市场的存在, 无疑不能称得上一个真正的跨国企业。 因此, 对于中国的跨国企业, 首先得承认本国的市场,在本土市场上占有一席之地,把握好国内巨大的市场, 这样企业才有一定的能力和优势进入国际市场,参与国际竞争。另一方面,进入 国际市场,中国企业缺乏经验,应该积极与外资企业进行合作,抓住进入国际市 场的机会,积极提高国际化地位,走“走出去”战略。具体而言,中国企业应立足 自身的特点, 将全球市场的特点与企业自身的特点相结合起来,寻找恰当的机会 加入到全球价值链分工体系中, 并寻找对自己有利的环节和细分市场,在国际分 工中承担一定的角色, 并为将来移动到价值链上游环节寻找或者创造契机。 另外, 企业还可以通过积极寻求战略资源的方式对外投资, 通过并购该领域领先企业或 入股的方式与他们建立战略联盟或在发达国家建立研发基地等途径迅速获取他 们的先进技术与管理经验, 利用并借助他们的高素质研发能力,从而提升自己的 创新能力,构建自主价值链,前面例子中TCL,通过不断提升企业竞争力并积极 向外投资来构建自主价值链,在这方面,中国还有很多类型的成功企业。 4.3.2 扶持并引导企业的持续升级 对于跨国企业经营, 政府在其中起着重要的作用,政府宜从以下几个方面重 视政策的个性化,以适应企业的需求,增加政策的有效性,从而使得企业能够在 产业链上持续升级。 第一,引导和支持企业利用新技术、新的管理方法加快产业的转变,从过去 落后淘汰的经营方式、理念、思维中走出来,以政策、税收、资金等方式支持和 引导企业的升级转变, 做成具有核心技术的品牌从而实现升级。企业升级有很多 条件可以运用,例如在代工链上,委托代理商向代工商转让的专有技术,一般都 有正式协议, 代工商负有保密义务,不得随便应用委托代理商的专有技术进行自 主产品的研发。但是,如果代工商实行跨产业升级,跳出该产品,进入到具有类 似技术的其他行业产品, 并应用该技术完成产品研发,则不在正式协议约束范围 中,这样,企业就能实现转型升级,在这里,微波炉生产商格兰仕就是很好的例 子,原先只是一个简单的代工,通过自己的创新,目前成为世界几大微波炉生产 厂商。 第二,引导和支持企业通过发展专业代工,做成专业代工品牌实现升级。在

20

苏州科技学院天平学院本科生毕业设计(论文)

产业链上,往往委托代理商传递给代工商的订单、客户及管理等,也是一种宝贵 的升级资源。对于那些缺乏自主核心技术的企业,如果能发展成专业代工,成为 代工品牌商,仍能够达到升级目的,从而走向跨国经营。台资企业的发展,好多 是从代理开始的,然后成为跨国企业,如富士康,宝成集团及旗下子公司裕元工 业都是通过培养专业代工从而最终走向跨国经营的,前者是专业代工电子设备, 如苹果和三星,后者是专业代工阿迪达斯、耐克等运动品牌。 第三, 引导和支持企业通过市场关系培育品牌实现升级。企业培育品牌既可 以通过发展自主核心技术, 也可以通过市场培育实现。尤其是对于技术含量较低 的产品,主要靠市场培育。对于跨国企业,要通过品牌的培育实现竞争力提升, 从而走出去,实现经营。 第四,引导和支持企业通过整合产业链资源,提高制造效率实现升级。以现 代眼光看,资源整合比资源重置更具魅力,原因是由资源的多样性、分工的细化 以及市场的复杂多变等因素决定的。 对于跨国企业, 要积极利用资源的整合方式, 将优势发挥出来,扬长避短,实现在全球范围的分工与协作。 4.3.3 建设企业跨产业链体系 产业链是跨产业升级的载体, 建设比较系统的产业链体系对于跨国企业经营 具有重要的意义。对此,建议从以下几个方面加强产业链体系建设: (一) 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 以建设现代产业体系、 以形成产业链为目标进行企业跨国经营规划。 一方面, 现代企业竞争力多半来自于企业外部,产业链是产业竞争力的主要载体;另一方 面,领导型企业的功能和作用,需要产业链支撑。因为如果没有大量中小企业集 聚,领导型企业只是“光杆司令”,是无法体现其优势的。建设现代产业体系是历 史的必然,以建设产业链作为纽带,实际上就是使 GVC 中的企业逐步积聚到 NVC,最终实现跨国的全球价值链,这种通过发展领导型企业来引导产业链建 设,实现产业整体升级,必须要有一个区域性的顶层设计,包括建设产业链的思 路、框架、步骤和分布等。 (二) 发展延伸性产业 按波特的观点,任何一种产业都需要“相关产业与支援性产业”,从产业链 角度看就是产业链的“延伸”或“接通”功能。这些产业主要是营销、采购、物

21

苏州科技学院天平学院本科生毕业设计(论文)

流等与生产直接和间接相关的生产性服务业, 波特把这些产业看做是供应体系和 销售体系。加快跨国企业多元化发展,尤其是相关多元化,即延伸其产业链条, 实现向前或者向后一体化, 向产业链中附加值比较高的地方延伸,对跨国企业成 长或者成熟是一种很好的策略。 此外, 跨国企业在选择办公或厂址过程中,可以利用已经形成的工业园等空 间集中条件,通过合理规划,利用区内合理的产业行业,如金融、会计、法律、 信息、培训等服务平台,实现空间上的产业链的互补,发挥全球产业价值链的优 势,实现成本的降低和利润的增加。 (三) 加强建设企业创新体系 我国每年有大量的科研成果,但是真真能转化为实际产品的比例不算太高, 因此,企业要建立健全产学研相结合的科研机制。在跨国经营中,企业的核心竞 争力在于创新,创新要有将科研成果转化为产品,企业要建立一套创新体系。在 这一过程中, 要加大创新人才的培养。人才从本质上来说是要掌握一定的技术和 管理经验。对于我国的人才培养和储备,主要是高校的职责,忽略了产学研的统 一,很多人的培养脱离了社会的需求,并没有达到企业人才的需求层次。因此, 对于人才的培养,要从多个角度,创新人才培养的思路,这不仅仅是国家和政府 的责任, 也是企业必须要关注的,要将企业跨国性人才纳入到国家和企业战略发 展的高度。 4.3.4 利用跨国并购的方式获取资源 第一, 对于我国企业,一定要从战略的高度认识和把握世界经济结构调整给 我们带来的机遇与调整。在整合自身资源的优势上,仔细分析国际市场的特点, 运用合理的方式嵌入到GVC产业链链条上。具体来说,对于我国企业要充分利 用国外汇储备丰富的优势, 选择好进入的领域。 政府部门要做好看得见手的作用, 积极引导和支持。近年来我国高铁技术走出国门就是一个很好的实例。 第二,政府部门要进行行政体制的改革。目前,国家对于跨国企业的管理体 制仍然存在很大的弊病,尤其是政府的一些不作为和体制的不完善。因此,政府 要将并购获取创新资源与现有研发体系和科学计划相联系在一起, 积极创造机会 和,充分考虑国际形势变化给我国企业带来的并购的机会。同时,政府也要看到 威胁,立足于自主研发的同时,积极寻求新技术,将外部优势资源吸收,实现跨

22

苏州科技学院天平学院本科生毕业设计(论文)

越式的发展路径。在企业跨国并购中,完善机制,减少审批手续,将不作为与乱 作为分清,发挥各个专业部门的优势,为企业跨国并购提供有效的指导。 第三, 政府部门要加强对企业跨国并购获取国际创新资源进行一定的政策支 持。要通过法律、税收等一系列方式加强跨国企业与国外研发机构的合作,开展 重大项目的合作和参与机制。 第四,要改善我国企业对外投资的外部环境。发达国家通常加强技术并购的 审查制度,这为我国企业跨国并购设置了障碍。为此,我国政府应建立和完善国 内的外资并购技术审查机制, 从政策上加以完善,增强我国企业对外投资的积极 性。 4.3.5 创新融资方式,拓宽融资渠道 近年来,企业融资难一直是一个很难解决的问题。对于跨国企业,一定要有 一定的财力支持,为解决好企业的融资难问题,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考虑: 第一,在风险可控的情况下,鼓励商业银行、保险、信托等金融机构采用多 种方式,如质押、抵押等方式,进一步扩宽办理机构,为跨国企业创造融资的机 会和通道。 第二,完善商业银行相关法律,拓宽技术创新的间接融资渠道。通过筛选符 合条件的银行业金融机构, 探索试点方式为企业创新活动提供股权和债权相结合 的融资服务方式,与创业投资、股权投资机构实现投贷联动。 第三,对于投融资,要实行统一市场准入,创造平等投资机,创新投资运营 机制,扩大社会资本投资途径,创新融资方式,拓宽融资渠道,完善价格形成机 制,发挥价格杠杆作用。 4.3.6 培育领导型企业 领导型企业能够充当产业链链主,在跨国经营中起到示范效应,在产业链中 容易形成核心,对这样的企业需要给予更多的政策支持加以培育。对此,政府应 该从以下几个方面着手: (一) 选择行业锁定目标 在中国三百六十行中,无论制造业还是服务业,存在各类性质的企业,政府 应该通过调研、分类和筛选,锁定具有发展前景、带动效应的企业,作为领导型 企业培育的候选对象。 目前国内存在大大小小的企业上百万,政府首先要选择相

23

苏州科技学院天平学院本科生毕业设计(论文)

关的行业, 即视不同的区域所分布的产业状况,选择在该地区具有特色的行业作 为培育目标; 其次在该行业中再选择相对具有优势的企业作为候选企业。在选定 行业和企业后,作为培育的目标、引导和支持的重点。 (二) 多种方式将领导型企业培育成产业链“链主” 企业要想进行跨国经营, 其必须是具有核心能力的企业,其能够成为产业链 上的“链主” ,因此培育领导型企业,从而参与到国际市场中。 第一种是通过原有企业培育。按照产业和产品生命周期的特点,选择具有研 发前景的企业,有意识地扶持发展,使之逐步发展成领导型企业。担当跨产业升 级和产业链体系的领头羊,这种模式可借鉴韩国经营。 第二种是通过引进培育。 利用产业集中区引进一两个具有发展前景的规模企 业或者骨干企业,培养成领导型企业并担当产业链“链主” 。 此外还可以发展“虚拟产业链” 。现代信息技术的发展在较大程度上突破了 产业链的地域限制, 使一个企业或产品超出区际,在更大空间与其他企业和产业 相联系。 虽然这种产业链体系要受到地域和技术的限制,但同样可以通过培育虚 拟产业链链主,掌握虚拟产业链关键环节,从而形成虚拟产业链体系。 (三) 制定跨国企业培育的评价指标体系,并以此作为政策支持的依据 培育跨国企业主要是通过市场层面进行, 但政府层面尤其是在开始阶段起着 关键作用,主要体现在政府的规划和政策引导,而后者是重点。无论是税法、土 地还是资金的政策支持,其有效性和针对性取决于正确的评价体系,因此,制定 评价指标体系必不可少。

24

苏州科技学院天平学院本科生毕业设计(论文)





中国在实行改革开放的三十多年的时间里,经济取得了飞速的发展。经历了 “引进来”战略后,中国近些来正逐步开始“走出去”。在“走出去”的过程中, 中国企业正积极参与到全球价值链体系中,通过对外投资、兼并、合资的方式在 全球价值链体系中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对中国企业来说,嵌入跨国公司全 球价值链可以为中国解决一大部分剩余劳动力的就业问题, 并且可以学习跨国公 司的先进生产技术和管理经验, 对中国企业自身发展有很大的促进作用。但是同 时,突破跨国公司价值链的低端锁定,实现自身产业升级,也是中国企业发展必 须面临的一大趋势。 通过本文的研究,得出以下结论:作为最具有潜力的市场,我国在引进来的 同时,要积极实施走出去战略。在发展中,我国的跨国公司存在一些列问题—— 投资结构不合理、人才意识淡薄、投资管理体制不完善等问题,这些都限制了我 国企业的跨国经营。 面对这些问题,本文从全产业链角度分析,通过一个成功跨国经营与一个失 败跨国经营的案例, 本文得出了以下经营策略: 中国企业与政府应结合中国国情, 采取相应措施,有目标、分步骤地实现价值链低端突破。第一,积极主动嵌入全 球价值链;第二,扶持并引导企业的持续升级;第三,建设企业跨产业链体系; 第四,利用跨国并购的方式获取资源;第五,创新融资方式,扩宽融资渠道;第 六,培育领导型企业。 本文在研究中国企业跨国经营策略中,由于对数据的获取比较艰难,因此本 文主要采用定性研究,缺乏定量研究,在这应该是今后研究的方向。同时,伴随 着我国企业走出去越来越多, 对于策略的研究将是以后的热点,而本文也只是从 GVC角度提出一种思路,后面的研究将任重道远。

25

苏州科技学院天平学院本科生毕业设计(论文)





历时将近半年的时间终于将这篇论文写完, 在论文的写作过程中遇到了无数 的困难和障碍, 都在同学和老师的帮助下度过了。尤其要感谢我的论文指导老师 ——韩云老师,他对我的论文进行了很大的指导和帮助。另外,师姐师兄在论文 写作中给以了很多帮助和指导,还有在查找相关资料的时候, 苏州市政府的相关 部门也给我提供了很多方面的支持与帮助。 在此向帮助和指导过我的各位老师和 同学们表示最衷心的感谢! 感谢前人的研究成果, 使得我能够充分汲取前人的研究成果。本文引用了数 位学者的研究文献, 如果没有各位学者的研究成果的帮助和启发,我将很难完成 本篇论文的写作。 感谢我的同学和朋友, 在我写论文的过程中给予我了很多素材, 还在论文的撰写和排版等过程中提供热情的帮助。 由于我的学术水平有限,所写论文难免有不足之处,恳请老师批评和指正!

26

苏州科技学院天平学院本科生毕业设计(论文)

参考文献
[1] Hymer,S.: “The International Operations of National Firms”, Cambridge, MIT Press , 1976. [2] P.J.Buckley, M.Casson. International Business Theory[M]. Journal of business venturing ,1976:21-40 [3] A.M.Rugman,et.. The Future of Multinational Enterprise[M]. Journal of business venturing ,1976:34-41 [4] John Harry Dunning. Trade,Location of Economic Activities,and the MNE:A Search for an Eclectic Approach [D], University of READING,1977. [5] 迈克尔, 波特. 竞争战略[M].陈小悦,译, 华夏出版社,2005:87-96 [6] 高敏雪, 李颖俊. 对外直接投资发展阶段的实证分析——国际经验与中国现 状的探讨[J]. 管理世界, 2004, (1):55-61. [7] 吴先明. 国际贸易理论与国际直接投资理论的融合发展趋势 [J]. 国际贸易问 题, 1999, (7):1-6. [8] 王晓红. 新一轮服务业离岸外包的理论分析[J]. 财贸经济, 2007, (9):75-80. [9] 程惠芳, 阮翔. 用引力模型分析中国对外直接投资的区位选择 [J]. 世界经济, 2004, (11):23-30. [10] Gereffi G. International Trade and Industrial Upgrading in the Apparel Commodity Chain[C]. //General Information. 1999:37-70. [11] 张辉. 产业集群竞争力的内在经济机理[J]. 中国软科学, 2003, (1):70-74. [12] 盖文启, 朱华晟. 产业的柔性集聚及其区域竞争力[J]. 经济理论与经济管理, 2001, (10):25-30. [13] 刘伟, 温菲. 基于全球价值链理论的我国西部产业升级策略研究——以重庆 制造业为例[J]. 管理现代化, 2010, (1):24-26. [14] 韩云. 2014苏州蓝皮书 中国苏州发展报告(2014)[R]. 苏州:古吴轩出版 社,2015:59-69

27

苏州科技学院天平学院本科生毕业设计(论文)

附录 A

译文

对跨国企业的区域和全球战略的视角
《国际商业研究杂志》第 35 期(2004)3—18 Alan M. Rugman and Alain Verbeke 简介 在各国经济相互依存越来越紧密的情况下,全球化,是一个被知之甚少的现 象。 在本文中, 我们专注于在全球化进程中的关键角色, 即驱动这一过程的企业。 一个相对较小的跨国企业占据着世界绝大多数贸易和投资。事实上,500 个大的 跨国企业占外商直接投资(FDI)全球股票的 90%,他们支配着世界上大约一半 的贸易 (拉格曼, 2000) 。 然而, 本文的研究表明, 这些公司中的大多数都不是“全 球”的公司,在具有广泛而深刻的渗透到世界各地的外国市场。相反,他们大多 把产品销售给自己的所在国,即在美国北部,欧洲联盟(欧盟)或亚洲。这种“全 球化”是与传统观点——一种主流的观点,非常不同的新观点。后者的观点主要 集中在贸易和外商直接投资的宏观层面的增长模式,并比较这些数据与国家的 GDP 增长率,但是没有分析等效微观层面的增长数据负责贸易和 FDI 流动的跨 国企业(联合国,2002) 。 三位一体的权力概念 美国的经济霸权,始于二战后的,结束于上世纪 70 年代初。1971 年黄金窗 口的关闭和浮动的美元可以被认为是新世界秩序的早期指标, 经济力量更加分散 在北美之外的欧盟和亚洲。FDI 对世界股票的演变表明美国经济实力的相对下 降:1967 美国仍占大多数(50.4%)的对外直接投资总存量;1990 这个份额已经 下降到只有 1/4(25.4%) (邓宁,2001) 。范登霍文凯(1995)提供了一个深刻 的考虑的演变对三位一体的世界经济。 1985 年的大前研一,当时麦肯锡的一个领导顾问在日本,在这个时候,他 发表了他的标志性研究三位一体的理论,可以说是一个最有见地的,在过去的二 十年里国际管理书籍。在大前研一的理论中,三位一体是一个地理空间,包括美 国,欧盟和日本。这种地理空间,根据大前研一的观点,有诸多共性:低增长的 宏观经济; 类似的技术基础; 存在大, 资本和知识密集型, 在大多数行业的公司;

28

苏州科技学院天平学院本科生毕业设计(论文)

一个相对同质化的需求(有收敛所需的关键产品属性)和贸易保护主义的压力。 三是行业最创新的家,包括三个最大的市场在世界上的最新产品。 一个有用的指标,正如拉格曼(2000)的报道,这个“核心”三位一体理论的 持久的重要性在于, 美国、 欧盟和日本是世界上最大的跨国企业集中, 。 2000 年, 世界上最大的 500 个跨国企业,430 个公司总部在这些核心的三地区。1996 年是 443,1991 年是 410,1981 年是 445 个。通过这些跨国企业面临的问题,根据大 前研一的观点,是他们出售的商品:即工程,创新和差异化的产品,从资本密集 型的生产工艺和高投资所产生的知识的发展。不幸的是,这些产品迅速失去其垄 断地位。 在专利和品牌, 技术往往更迅速地扩散到对手比要求的配送能力可以建 立在国外市场, 从而使其难以收回创新成本。任何一家公司开发了一种大的预期 需求在整个三位一体中,新的“超级产品”因此遇到如下困境:建立产品事前广泛 的分销能力,全部在三个区域,可能引起高昂的和不可逆的固定成本,因此,如 果“超级产品”不知何故不兑现销售预期就会出现高风险, 。 相反, 如果“超级产品” 首次在国内销售, 在其他竞争对手三腿有望快速创建一个等效的产品,捕捉他们 家三区域市场,并在市场中占主导地位的分布。 在这样的背景下, 大前研一介绍了全球面临的僵局的概念来描述即使是最大 的公司在其他两个市场重复他们家三基地市场份额的性能问题。 只有数量有限的 公司,如可口可乐、IBM,有,据大前,成功地成为一个三位一体的力量。一个 黑社会的权力被定义为一个公司,”(1)等的渗透和开发能力,以及(2)无盲 区,每三地区(大前,1985:165) 。在大前的观点深深渗透到每个三地区市场是 创新的成本回收的关键。盲点的缺失是重要的为了避免意外”:这是意想不到的 战略举措,外国竞争对手的竞争对手或本国与外国企业联盟的建立。因此,三位 一体的力量是一个跨国企业, 已经成功的 insiderization 的盲点缺失的重要性也被 Hamel 和 Prahalad 强调(1985) ,他将全球化公司作为企业分销系统在关键的外 国市场,允许交叉补贴,国际报复,和世界级规模的体积。这些作者特别集中于 强大的重要性, 全球品牌定位和分销渠道,并强调了公司价值的大型企业仅仅通 过境外采购成本优势和合理的制造。 鉴于上述挑战全球的僵局,大前研一(1985:12 章)表明,联盟和合资企 业占领非家黑市场运用。 如果我想成为一个对自己的三位一体的力量,通过全资

29

苏州科技学院天平学院本科生毕业设计(论文)

运营,大前研一规定“锚固”的观点:即,一个企业的中心,是精神位于安克雷奇 (阿拉斯加) ,从美国的经济和政治权力基础等距,欧盟和日本。这与 Perlmutter 的线(1969)在跨国企业发展地心心理处方。在实践中,这样的公司应该在为黑 社会的每个腿区域总部利用共性每个区域内, 以更低的成本和比如果公司总部进 行这些活动更多的市场知识。 最后,大前(1985)包含最后一个重要的观点,即从每三地区跨国企业应确 定四分之一个区域,这应该是很容易的,相对世界其它地区,获得重要的市场份 额。 这第四个区域将取决于行业和企业的参与,但对于日本来说通常包括亚洲市 场,为美国周边的贸易伙伴,与欧洲那些国家,贸易或贸易潜力。 然而,大前(1985)实际上并没有将预期的核心三位一体扩展到现今“广泛 的”三位一体理论。广泛的三位一体理论在美洲自由贸易区,扩大后的欧盟和亚 洲。随着 1989 年加拿大美国自由贸易协定成立,北美自由贸易区在 1994 年和 2005 的美洲自由贸易区的扩大,欧盟将进一步扩大到 25 个国家的 2004 个(未 来或者更多会加入) 。在亚洲,2002 年十一月,中国同意与东南亚国家协会的 10 个成员国的自由贸易协定(东盟) ,亚洲信号广泛的贸易和投资协议。2003 年 9 月, 印度与东盟成员国同意到 2012 年建立自由贸易区, 而日本和东盟同意在 2005 年开始在深远的贸易和投资自由化举行谈判。这种制度安排是有吸引力的集聚, 接近国外市场(从地理,文化,经济,和行政的角度)为宽,黑区。这将有助于 更深的区域内的市场渗透。相比之下,小的方面已取得进展,在国与国之间更多 的全球一体化领域近年来通过多边谈判,特别是在世界贸易组织(WTO)的水 平。 这种情况预计不会在不久的将来提高 (一商量, 看拉格曼和韦贝克 (2003) ) 。 目前,大多数贸易区域内,并在北美自由贸易区的大三各部分进行,欧盟和亚洲 (拉格曼,2000) 。 本文测试是否是世界上最大的公司已经能够实现大前研一的富有远见的策 略, 成为三位一体理论在二十年后他的开创性的书。 我们的工作有三个注意事项。 首先, 我们提出的全面三地区销售分布数据。这应该被视为系统地介绍国际商务 区域组件的起点(IB)的研究。个别企业可能面临的具体环境要求和机遇,以及 公司内部的建议不同的区域划分,以 Ghemawat 是一致的(2001)在距离框架, 国家之间。同理,地方一级的(即区域内的一个国家)也可能在 IB 的上下文是

30

苏州科技学院天平学院本科生毕业设计(论文)

非常重要的, 无论是制造业区位决策和针对性的销售和分销领域特定的地方。其 次,一个在三联销售分布均衡,虽然可能有利于一个跨国公司的持续表现,不一 定是所有跨国企业的关键。例如,企业可以尝试建立在国内市场的主导地位,并 可能在追求一种平衡的兴趣不大,三销售基础。第三,在价值链中不同的活动可 能会有不同程度的全球化相关。在本文中,我们主要集中在销售,因为这些构成 市场成功的终极思考,但我们也讨论全球化问题的 5 个层级上游下游。 三位一体的经验与证据 在 2001 财年,世界上最大的 500 家公司占了总销售额的 14000000000000 美元(收入) 。在 500 强企业的平均收入为 28000000000 美元,从沃尔玛在 220000000000 美元到 10000000000 美元等。在这项研究中,这 500 家公司的区 域内销售,共有 380 名包括现有的地理数据段。这 380 家公司占了全部的 500 家公司总收入的 79.2%。 在 380 个的一个企业的平均销售额为 29200000000 美元。 在这 380 个大公司的平均区域内销售代表 71.9%。 在一个特定的区域市场相对销售的优势, 而不是一个非常广泛的传播和分布 均匀的销售,体现了五个基本问题,跨国企业的运作的关键。第一,如果大多数 跨国企业的销售是不均匀分布在世界各地,通常集中在一个区域市场,这意味着 公司的产品是不是真的平等和/或吸引世界各地的消费者,在许多跨国企业试图 使他们的产品适应当地需求旺盛。其次,全球市场没有取得成功,虽然基于总公 司层面的数据,可以解释为对非定位的跨国企业知识库,结合极限性质的反映, 他们的企业特有优势(FSA) 。公司有成熟的和专有的技术知识,品牌,等等, 但也有可能对这种知识的国际性严重限制, 并接受客户的跨区域这些限制可能存 在不管知识体现在最终产品再出口许可,通过中间产品转移,或利用外资机构通 过 FDI。应该承认,一些例子存在的销售迅速跨界融合,通过在美国的空中客车 飞机的成功例子,在欧洲,日本车,以及各种在日本和中国,美国的消费品,但 幅度这一趋势,在 500 个最大的公司中,与整体的销售量相比仍然很小。 第三, 观察到缺乏市场表现不同地区也可能指向一个相对无法访问和部署所 需的位置会发现,这将导致区域和国家响应的好处。 第四, 如果公司的市场地位在世界这表明非常不同的竞争策略,需要各地区 非常不同: 在一个市场领导者的角色可能需要不同的决策模式和行为比一个角色

31

苏州科技学院天平学院本科生毕业设计(论文)

(也许是雄心勃勃的)在另一个市场的青年运动员。这些差异的作用应该体现在 具体的非位置约束和定位组合部署在每个区域会发现。不幸的是,在很多的行为 尽管全球思考,在学术和流行的商业新闻的地方”的言论,似乎很少有经验证据 表明,这种方法允许主机区域市场的渗透程度类似于在家乡获得。 第五, 四元以上为跨国公司治理的重要意义。这也许是许多企业海外市场属 性成功目前相对缺乏恰当的治理结构不正确。 多种环境的情况下也可能是关键在 这里(强大的外国竞争对手在其他三区;政府庇护国内产业;买方偏好的本地产 品;文化和行政的差异相比,国内区域;等) 。然而,区域战略的需要确实表明, 在跨国企业治理结构的区域组成部分,恰当地处理对黑腿各特色并行介绍,与外 面的区域, 多在大的线 (1985) 处方。 这种观点在本文的后面章节的进一步发展。 这不同的区域战略需要应该被视为著名的规范模式, 提倡简单的全球化策略 的一套有目的的决策和行动有助于广泛深入国外市场渗透的一个补充 (Govindarajan 和 Gupta,2001;斜纹呢,2000;叶,2002) 。区划应视为半全球 化的表达(Ghemawat,2003) 。半全球化意味着我们观察不极端的地理上破碎的 世界在全国市场也完全集成。 不完整的整合意味着位置的特殊性, 在这种情况下, 地域性很重要。 只有在不完全一体化的背景下是有国际跨国公司的战略,在概念 上是不同于传统的国内战略范围。

篇名:A Perspective on Regional and Global Strategies of Multinational Enterprises 作者:Alan M. Rugman and Alain Verbeke 期刊: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Business Studies 卷期:V.35 No.1 出版年:2004 页码:3;Total 18 pages

32

苏州科技学院天平学院本科生毕业设计(论文)

附录 B

外文原文

A perspective on regional and global strategies of multinational enterprises
Introduction Globalization, in the sense of increased economic interdependence among nations, is a poorly understood phenomenon. In this paper, we focus on the key actors in the globalization process, namely the firms that drive this process. A relatively small set of multinational enterprises (MNEs) accounts for most of the world's trade and investment. Indeed, the largest 500 MNEs account for over 90% of the world's stock of 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 (FDI) and they, themselves, conduct about half the world’s trade (Rugman, 2000). Yet, this paper demonstrates that most of these firms are not 'global' companies, in the sense of having a broad and deep penetration of foreign markets across the world. Instead, most of them have the vast majority of their sales within their home leg of the 'triad', namely in North America, the European Union (EU) or Asia. This new view on 'globalization' is very different from the conventional, mainstream perspective. The latter perspective focuses primarily on macro-level growth patterns in trade and FDI, and compares these data with national GDP growth rates, but without ever analyzing the equivalent micro-level growth data for the MNEs responsible for the trade and FDI flows (United Nations, 2002). The triad power concept American economic hegemony, characteristic of the post-World War II era, ended in the early 1970s. The closing of the gold window and the floating of the dollar in 1971 can be considered an early indicator of the new world order, with economic power more dispersed across the triad of North America, the EU and Asia. The evolution of the world stock of FDI is indicative of the relative decline in US economic power: in 1967 the United States still represented the majority (50.4%) of the total stock of outward FDI; by 1990 this share had declined to only one-quarter (25.4%) (Dunning, 2001). Van Den Bulcke (1995) provides an insightful account of the evolution toward
33

苏州科技学院天平学院本科生毕业设计(论文)

a triadic world economy. In 1985 Kenichi Ohmae, at that stage a leading McKinsey consultant in Japan, published his land-mark study Triad Power, arguably one of the most insightful, international management books of the last two decades. The triad, in Ohmae's work, was a geographic space consisting of the United States, the EU and Japan. This geographic space, according to Ohmae, shares a number of commonalities; low macroeconomic growth; a similar technological infrastructure; the presence of large, both capital and knowledge-intensive, firms in most industries; a relative homogenization of demand (with a convergence of required key product attributes); and protectionist pressures. The triad is home to most innovations in industry, and includes the three largest markets in the world for most new products. A useful indicator of this 'core' triad's enduring importance is the concentration of the world's largest MNEs in the United States, the EU and Japan, as reported in Rugman (2000). In 2000, of the world's largest 500 MNEs, 430 had their corporate headquarters in these core triad regions. In 1996 it was 443, in 1991 it was 410, and back in 1981 it was 445. The problem faced by many of these MNEs, according to Ohmae, is that they sell engineered commodities: that is, innovative and differentiated products, resulting from high investments in capital-intensive production processes and knowledge development. Unfortunately, these products rapidly lose their monopoly status. In spite of patents and brand names, technology often diffuses more rapidly to rivals than the required distribution capabilities can be built in foreign markets, thereby making it difficult to recoup innovation costs. The dilemma for any company that has developed a new 'superproduct' with large expected demand throughout the triad is thus as follows: setting up an extensive distribution capability for the product ex ante, throughout the triad, may entail high, irreversible, fixed costs, and therefore high risks, if the superproduct somehow does not deliver on its sales expectations. Conversely, if the superproduct is first marketed at home, rival companies in other legs of the triad are expected to rapidly create an equivalent product, capture their home triad region market, and dominate distribution in that market.
34

苏州科技学院天平学院本科生毕业设计(论文)

In this context, Ohmae introduces the concept of global impasse to describe the problems faced by even the largest companies to repeat their home triad base market share performance in the two other triad markets. Only a limited number of firms, such as Coca-Cola and IBM, have, according to Ohmae, succeeded in becoming a triad power. A triad power is defined as a company that has ' (1) equal penetration and exploitation capabilities, and (2) no blind spots, in each of the triad regions' (Ohmae, 1985: 165). In Ohmae’s view the deep penetration into each triad market is critical to the recovery of innovation costs. The absence of blind spots is important in order to 'avoid surprises’ : that is, unexpected strategic moves by foreign rivals or home country competitors setting up alliances with foreign firms. A triad power is thus an MNE that has been successful in 'insiderization' The importance of the absence of blind spots was also emphasized by Hamel and Prahalad (1985), who defined a global company as a firm with distribution systems in key foreign markets that permit cross-subsidization, international retaliation, and world-scale volume. These authors focused especially on the importance of strong, worldwide brand positions and distribution channels, and highlighted the limited value to large firms of mere cost advantages through offshore sourcing and rationalized manufacturing. Given the global impasse challenge described above, Ohmae (1985: Chapter 12) suggests the use of consortia and joint ventures to capture the non-home triad markets. In case the MNE wishes to become a triad power on its own, through wholly owned operations, Ohmae prescribes an 'Anchorage' perspective: that is, a corporate center that is mentally located in Anchorage (Alaska), equidistant from the economic and political power bases in the United States, the EU and Japan. This is in line with Perlmutter's (1969) prescription of developing a geocentric mentality in MNEs. In practice, such a firm should operate with regional headquarters in each leg of the triad in order to capitalize on commonalities within each region, at a lower cost and with more market knowledge than if corporate headquarters performed those activities. Finally, Ohmae (1985) contains one last important insight, namely that MNEs from each triad region should identify a fourth region, where it should be easy, relative to the rest of the world, to earn an important market share. This fourth region will
35

苏州科技学院天平学院本科生毕业设计(论文)

depend on the industry and firm involved, but for Japan it would typically include Asian markets, for the United States its neighboring trading partners, and for Europe those countries with which much trade or trade potential exists. However, Ohmae (1985) did not actually anticipate the extension of the core triad to the 'broad' triad of today. The broad triad consists of NAFTA, the expanded EU and Asia. In parallel with the introduction of the Canada US Free Trade Agreement in 1989, NAFTA in 1994 and its expansion to the Free Trade Area of the Americas by 2005, the EU will further expand to 25 countries in 2004 (and perhaps more in the future). In Asia, in November 2002, China agreed to a free trade agreement with the 10 members of the Association of South East Asian Nations (ASEAN), signaling a wide trade and investment agreement for Asia. In September 2003, India and the ASEAN members agreed to forge a free trade area by 2012, while Japan and ASEAN agreed to begin negotiations on far-reaching trade and investment liberalization by 2005. Such institutional arrangements represent the agglomeration of attractive, proximate foreign markets (from a geographical, cultural, economic, and administrative perspective) into a /broad, triad region. This will facilitate even deeper intra-regional market penetration. In contrast, little progress has been achieved in recent years in the realm of more global integration among nations through multilateral negotiations, especially at the level of the World Trade Organization (WTO). This situation is not expected to improve in the near future (for a discussion, see Rugman and Verbeke (2003)). At present, a majority of trade is intra-regional, and conducted in each part of the broad triad of NAFTA, the EU and Asia (Rugman, 2000). The present paper tests whether the world's largest firms have been capable of implementing Kenichi Ohmae's visionary strategy and becoming (broad) triad powers during the two decades after his path-breaking book. Our work has three caveats. First, our paper presents data on the distribution of sales across the broad triad regions. This should be considered as a starting point for introducing systematically a regional component in international business (IB) research. Individual MNEs may be faced with specific environmental requirements/ opportunities, as well as internal company
36

苏州科技学院天平学院本科生毕业设计(论文)

ones that suggest a different regional delineation, consistent with Ghemawat's (2001) framework on the /distance, between countries. In a similar vein, the subnational level (i.e. regions within a single country) may also be important in the IB context, both for manufacturing location decisions and for the targeting of specific subnational areas for sales and distribution. Second, a balanced distribution of sales across the triad, although likely beneficial to an MNE's sustained performance, is not necessarily critical to all MNEs. For example, firms may attempt to establish a dominant position in their home market, and may have little interest in pursuing a balanced, triad-based distribution of sales. Third, different activities in the value chain may be associated with varying levels of globalization. In this paper we focus primarily on sales, simply because these constitute the ultimate reflection of market success, but we also discuss the issue of downstream V5 upstream globalization. Empirical evidence of triad power The 500 largest companies in the world accounted for over $14 trillion of total sales (revenues) in fiscal year 2001. The average revenues for a firm in the top 500 were $28 billion, ranging from Wal-Mart at $220 billion to Takenaka at $10 billion. In this study of the intra-regional sales of these 500 firms, a total of 380 were included with available geographic segment data. These 380 firms account for 79.2% of the total revenues of all the 500 firms. The average sales volume of a firm in the set of 380 is $29.2 billion. Across these 380 large firms the average intra-regional sales represent 71.9%. A relative sales dominance in a specific regional market, rather than a very wide and evenly distributed spread of sales, reflects five underlying issues critical to the MNE's functioning. First, if most MNEs’ sales are unevenly distributed across the globe, and usually concentrated in just one geographic market, this means that the firms' products are not really equally accessible and/or attractive to consumers all around the world, in spite of many MNEs attempting to adapt their products to local demand. Second, the lack of global market success, although based on aggregate company-level data, could be interpreted as a reflection of the limits to the non-location-bound nature of the MNEs' knowledge base - that is, their firm-specific
37

苏州科技学院天平学院本科生毕业设计(论文)

advantages (FSAs). Firms may have sophisticated and proprietary technological knowledge, brand names, etc., but there may be severe limits to the joint international transferability of this knowledge, and its acceptance by customers across regions. These limits may exist irrespective of whether the knowledge is embodied in final products and then exported, transferred as an intermediate product through licensing, or utilized in foreign affiliates through FDI. It should be recognized that some examples exist of rapid cross-border integration of sales, as exemplified by the success of Airbus aircraft in the United States, Japanese cars in Europe, and a variety of American consumer goods in Japan and China, but the magnitude of this trend, as compared with overall sales volumes, remains small across the 500 largest companies. Third, the observed lack of market performance across regions may also point to a relative inability to access and deploy the required location-bound FSAs, which would lead to benefits of regional and national responsiveness. Fourth, if the MNE's market position is very different in the various regions of the world this indicates the need for very different competitive strategies: a leadership role in one market may require different patterns of decisions and actions than the role of a (perhaps ambitious) junior player in another market. These differential roles should then be reflected in the deployment of specific combinations of non-location-bound and location- bound FSAs in each region. Unfortunately, in spite of much 'think global, act local' rhetoric in both the academic and popular business press, there appears to be little empirical evidence that this approach has permitted host region market penetration levels similar to those obtained in the home region. Fifth, the four elements above have important implications for MNE governance. It might be incorrect to attribute the present relative lack of overseas market success of many firms to an inappropriate governance structure. The presence of multiple environmental circumstances may also be critical here (powerful foreign rivals in other triad regions; government shelter of domestic industries; buyer preferences for local products; cultural and administrative differences as compared to the home region; etc.). However, the need for regional strategies does suggest the parallel introduction of a regional component in the MNEs' governance structure to deal
38

苏州科技学院天平学院本科生毕业设计(论文)

appropriately with the distinctive characteristics of each leg of the triad, and with the regions outside it, much in line with Ohmae's (1985) prescriptions. This perspective is developed further in the later sections of the paper. This need for distinct regional strategies should be viewed as a complement to the well-known normative models that advocate simple globalization strategies as a set of purposive decisions and actions instrumental to a broad and deep penetration of foreign markets (Govindarajan and Gupta, 2001; Jeannet, 2000; Yip, 2002). Regionalization should be viewed as an expression of semi-globalization (Ghemawat, 2003). Semi-globalization implies that we observe neither extreme geographical fragmentation of the world in national markets nor complete integration. Incomplete integration means that location specificity, in this case regional specificity, matters. Only in the context of incomplete integration is there scope for international MNE strategy that is conceptually distinct from conventional domestic strategy.

39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