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l800.com省心范文网

台_图文

台湾有一群人
默默用心关注我们生长

的这块土地
对他们而言…… 「爱自己、爱地球、从天然 食物开始」 只是一种 对生活的反省

16個充滿 樂活與愛 的人生故事
對生命、他人、大地滿懷感恩

陳文連
台灣第一位以稻鴨共生法 成功培育出有機米的農民
他所種出來的米,不僅被大直明水路 上豪宅社區聯合指定購買,連礁溪老 爺大酒店也愛用。他重現老祖宗的智 慧,以稻鴨兵團打造全新的有機生態 農業。

一位在台湾住了快40年的加拿大老外。
他种的萝蔓像蔬菜界的名模,个头高大的 白葱以及外面少见的甜菜、婴萝卜等,都

漂亮的不得了。他有一班忠诚的粉丝,每
周三都期待他亲自送菜来,比拿到先生送 的玫瑰花还开心; 连病愈后的圣严法师,也吃他种的菜来调 养身体。 他就是以厨余堆肥来种植有机蔬菜的劉

力學(皮耶)。

「我种有机蔬菜,一开始不是为了有机,而

是处理ㄆㄨ ㄣ(厨余)的问题。」刘力学
从此展开将厨余变黑金(有机肥),黑金变 有机的种菜人生。

他一分地就使用了70吨的有机肥,有机质高
达8%,给了蔬菜这么多的营养,增强抵抗 力,自然可以抵御虫害、病害,他说:「如

果一棵菜被蟲咬的很慘,表示它很虛弱, 如果連自己都沒辦法保護,又怎麼能夠 提供營養幫助你的健康呢?」

全台第一个通过MOA认证的有

机先锋是位于东势的小瓢虫
农场,主人巫建旺让小瓢虫 成为拥有全省200多个会员信 赖支持的农场,每周一次宅

配直送,

提供200多個家庭健

康蔬食與營養來源。

走过15年有机栽培岁月,巫建旺认 为最重要的并非技术,

成败的关键在于心态。
巫建旺认为一定要先放下操控一切 的心态,配合生态、季节,保留虫 与杂草的权利,尊重牠在此出生成 长的事实,虽然不能完全不防治,

但转对立为共生,往往发现有意想
不到的收获。

万峦「乾坤玉荷包」有机荔 枝名气愈来愈响亮。
每年当荔枝还在抽穗开花时,就已 被预订一空。这高难度有机栽培的 美味荔枝,一颗颗都是果园主人王

乾坤的掌上珍珠。

王乾坤的名片上印着「专业农民」。 台科大化工系第一届毕业的他将果园 整个环境整理得不仅绿意迷人,更充 满果香诱惑,梦幻得简直可以拍摄婚 纱照。这片令人惊艳的美丽果园,正 代表着主人对「专业农民」的尊重与 执着。

塩见直纪写下《半农半X生活》 书上有这么一段话: 「一定有一种生活,可以不再被 时间或金钱逼迫,回归人类本质 。一定有一种人生,在做自己的 同时,也能够贡献社会。」小非 正是在过着这样的人生!

四年前,溪底遥学习农园在 经历921地震的南投中寮乡成 立,一个来自都市的女

孩──冯小非,为了让
中寮的农业与土地重现生机 ,从写一封封e-mail请教专 家开始,一步步向老天学习 ,进而引发当地农友一同努 力,种植有机橙子。

如今,溪底遥以对自然友善的方式,生产没有农药残 留的橙子、有机菠萝、炭火烘焙的龙眼干、橙子醋, 以及自己种植的木蓝制成的天然染液和染织作品,以 理念感动消费者。

徐兰香
天然醋的创办人,1992年只身带领 新竹关西农民进行环保抗争行动, 史无前例的促使倾倒毒物的农药厂 关闭、违法高球场停建,因而赢得 了环保女斗士的美誉。

打過艱辛的一役,她在台東闢建了 「打碗花農場」,選擇另一種

長期護土養生的方式──釀醋。

她从躬身从事与鼓励契作农民实施有机栽种 ,以及采野菌酿造的过程中,使土地与农村 恢复纯净,食品酿制从工业回归农业本质,

同时也让寻求健康的人,得到真正的营养。

「食物为什么要在锅子里料理呢?应该在田

里面就开始料理才对,自然健康的原味,比
什么高超的厨艺都还好吃。」

「多一个农村,就少一间医院。其实人吃药 就像土地在吃化学肥料一样,如果平常多吃 自然健康的食物,就不需要医院的存在。」

宜兰冬山乡的林文德,是第二代茶园子弟 ,原本无心从事茶务的他,绕了一圈,终 究选择回到自己的土地上,从事有机茶作

从玩票实验到全心投入,三泰有机绿茶和 乌龙茶作出了口碑,得到肯定;现在他更 希望分享有机经验,并推动建立生产履历

、ISO9001等现代化管理,让农业经营走向
企业化,展现新风貌。

林文德说,从事有机茶作以
来,他深深体认到「土地是 自己的,地球却是大家的」, 如何在不破坏环境的原则下, 使农业永续经营下去,「实 施有机」正是最好的答案。 因为做茶本是看老天吃饭, 所以生态、生活、生产、生

命是息息相关的,四大领域
结合在一起,万物才能生生 不息。

隶属于台湾农林公司的日月老茶厂
,在前董事长夫人庄惠宜的有机栽 作带领下,重新打响了台湾阿萨姆 红茶的名号! 園中来自于印度的阿萨姆茶种,有 如佛法牵引一般,庄惠宜说:「在 参加礼佛法会的过程中,我看到法 会中使用的酥油茶,产生了供养『 红茶』的念头,心想若是不含农药 的有机红茶就更好了。」

庄惠宜从小就有一种想法─「有没
有人因为我的存在而获益,活出生 命的价值?」 藉由和土地自然共生共存的有机种 茶事业,她果然可以守护更多的生 命,为环境尽一份心力,同时也影 响更多的人。 她永远记得当她把日月红茶交给师 父的那一刻,

「师父双手合十感谢,并不是感谢
我的供养,而是感谢我做了护生的 事情。」

「任世上有千万朵玫瑰,只驯养一 朵属于我的玫瑰」,这是《小王子》 感动每一世代读者的原因。 在南投埔里,一对情侣─章思广与 郭逸萍,同样选择了守护属于自己、 独一无二的玫瑰。

以无农药、化肥和除草剂的有机栽
种方式,引山泉水灌溉,用爱心、 耐心与毅力,使玫瑰成为纯净无毒 且秀色可餐的食材,打造了台湾第

一座有机栽培的食用玫瑰园。

「所有的女孩都希望收到男朋友的玫瑰 花,而他却送我一座玫瑰园,若不是他 的坚持,我可能早就放弃了!」 郭逸萍看着一旁的章思广腼腆地说。 玫瑰园目前还没有达到收支平衡,她得 一边兼种以人掌小盆栽来贴补亏损,而 章思广则是利用晚上的时间,到府维修

计算机,来支持着现在的梦想。
他们两人简直就像是一对玫瑰骑士,尽 管风尘风尘仆仆,仍为自己的梦想全力

以赴,为自己出征。

罗山村是全台湾第一个有机村。
从民国91年开始,在全村171户、 580位居民的共识下,200公顷的农 地逐渐全部转为有机耕作,不但孕 育了优质的银川米和富丽米,还有 有機梅子、愛玉、桶柑、文旦等; 遠離污染的清新環境,和純樸、自 然的人文風情,成為實踐樂活農村

的最佳範例。

「做了有机之后,最大的改变就是动物 都回来了,老一辈的人特别有感觉。」

温班长说,罗山旧名叫「螺仔坑」,因
为在开垦之后,田里有许多田螺繁殖, 而且有一条溪流经过,所以以螺仔来称 呼溪名,形成聚落后就叫螺仔坑。

现在不仅有田螺,还有雉鸡、野兔,甚
至也有山猪跑到田里吃稻子。最特别的 是,「傍晚时会听到山羌的叫声,老人 家会笑着说,这是小时候听过的声音, 那叫声是在找伴啦!」

玩米主义有机稻场是一个以稻米
为主题的自然学习中心,由「山 水米食业有限公司」以公益委托 方式,交由「观树教育基金会」 主持经营。

自从95年3月开馆以来,吸引了 许多学校、团体的大小朋友,一 起走入田野。

找 找 看 , 园 里 有 多 少 有 趣 的 动 植 物 呢 ?

幸福农庄
占地2000多坪的大屯溪自然农法教 育农庄,像是一块磁石,吸引着希 望师法自然,创造梦想生活的朋友 前来做伙斗阵,成为一块「人與

自然共生的教育基地」

什 么 是 幸 福 ? !

孩 子 们 欢 乐 的 笑 靥 说 明 了 一 切

从产地到餐桌的距离 愈短,表示耗费的资 源愈少,多吃在地时 令的生鲜食物,才符

合乐活的生活态度。

发展永续农业

造福下一代

大家一起来

制造,有机的幸福生 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