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l800.com省心范文网

光威复材首席科学家李书乡:讲一个关于钓鱼竿的故事


光威复材首席科学家李书乡:讲一个关于钓鱼竿的故事

小鱼竿钓起大市场 1987 年,一家濒临破产的镇办企业被一位步入中年的镇工办干部接手,开始了 二次创业, 这在当时宏观经济形势紧张,小型集体企业纷纷倒闭的大背景下并不 引入注意。

奇怪的是这位新掌门并不急于生产,而是埋头两年, 领导研发并建设了一条玻纤 钓鱼竿生产线, 还申请了多项发明专利。这条不过是比普通钓鱼竿更结实点的钓 鱼竿生产线竟然让这家企业拿到了新的订单,起死回生。

在他的领导下,企业以超常规的速度快速发展。到 1992 年 9 月,原来的小渔具

厂已经成为集团公司。成立十年,这家企业已经成为全球重要的渔具生产基地, 被认定为中国驰名商标,并主持起草了行业标准。在它的引导下,企业所在地逐 渐发展成为著名的渔具制造集散地, 大批与渔具制造相关的企业和十几万产业大 军受益于此。

1998 年,这位中年人提出“跳出院墙、围着院墙转”的战略,不再满足于钓鱼 竿的生产, 决定向产业链上游延伸,继成功建设了国内首条宽幅碳纤维预浸料生 产线、 开启了国产碳纤维复合材料制造和应用的先河之后,又向当时国外技术封 锁严密的碳纤维材料发起挑战。 小小的钓鱼竿竟然挑起了国产高新材料技术的发 展重任。

这家企业就是国内第一家上市的碳纤维生产企业——威海光威复合材料股份有 限公司(以下简称“光威复材” ) ,而那位中年创业的镇工办干部便是在中国渔具 行业和碳纤维行业享有盛誉的陈光威先生。

小鱼竿进入“国家队”

从历史故事拉回现实,由寻材问料?碳纤维研习社主办的“2018 第四届碳纤维 及其复合材料技术与应用研讨会”上,光威复材首席科学家李书乡接受新材料在 线?《对话》栏目专访,作为光威复材从生产钓鱼竿一步步发展壮大的经历者和 见证人,他将带来怎样的企业发展故事呢?钓鱼竿又如何跟 863 计划扯上关系 呢?

(右二为光威集团创始人陈光威,右一为光威集团首席科学家李书乡,左一为光 威集团董事长陈亮) 公司当时出于什么动力决定要引进和研发碳纤维生产技术? 我们开始是一家生产钓鱼竿的企业,从 1987 年成立以后,开始是做玻纤的钓鱼 竿,后来发展到做碳纤维的钓鱼竿,碳纤维需要从日本进口。当时进口碳纤维是 受限制的,价格完全由供应商掌控,且限量供给,我们戏称为通知性涨价和赏赐 性供给。除此之外,每个订单及合同都要签发最终用户承诺书,说明买来碳纤维 的用途,还要由国家商务部盖章背书,保证使用符合要求,从国家角度担保,然 后日本方面才放行供货,签发出口许可证,商家凭这个许可证办理出国手续才能 发货,程序非常麻烦。 我们经过测算认为,如果引进一条生产线自己生产,一方面能解决预浸料冷冻运 输不方便的问题, 而且我们公司本身碳纤维预浸料用量很大, 再加上其他企业的 需求,销售不成问题。另一方面,自己生产能不再受国外供应商牵制,具有相应 的社会效益。

1998 年,光威引进国内首条宽幅预浸料生产线

碳纤维预浸料生产线引进的过程顺利吗? 不顺利,国外出口到中国预浸料设备是受严格限制的,倒不是完全禁运,而是有 条件的。日本卖方了解到我们的用途是做钓鱼杆,而且是民营企业,非军工。另 外, 恰好当时上海已经有一家从美国引进小型生产线的成功案例。基于这样的条 件, 日本卖方跟日本政府方面打报告, 说明其出口的设备, 中国已经有了。 另外, 他们委托邓白氏公司对光威集团进行了调查,作为第三方评估出具报告,证明我 们当时没有军方背景。简单地说,就是这样引进来的。 从技术引进到自主研发,碳纤维产品真正取得重大进展是什么时候? 有两个关键节点,一是 2003 年,碳纤维研发项目和国家 863 攻关的方向契合, 我们进入科技部 863 项目, 走上了产学研结合的道路,得到了科研院所的技术支 持,我们称之为进入国家队。二是 2005 年,我们 863 项目验收,航空部门来到 我们企业调研, 开始了国产碳纤维在航空国产化应用验证的历程, 之后的项目就 开始奔着航空应用的目的,研发更高级别的碳纤维品种,我们称之为参军。

2017 年 9 月 1 日,光威复材在创业板上市

您经历了光威复材的碳纤维研发从无到有的全过程, 有哪些经验可以与新材料创 新企业分享呢? 第一点是做事情就得坚持。 我们的创始人陈光威先生具有战略眼光,能够身先士 卒,有他独特的人格魅力,把我们这个团队团结在一起。我们公司的决策机制灵 活,决策效率很高。决策定了以后,大家就开始干,如果有所偏差,我们也能及 时纠正,不会出现久议不决,决后难改的状况。 另外就是要跟着市场走。市场需要什么,我们就干什么,而不是我们干出来再去 推销。引进碳纤维预浸料生产线时,我们自身就有四五百吨的预浸料需求。所以 我们在试生产研发过程中,所有生产的产品都能消化掉,不会出现浪费。我们用 一部分就少进口一部分,把生产出来的东西及时消化掉,从而形成良性联系。要 不然做出来以后还得考虑如何卖出去,需要跟市场竞争, 而刚开始生产的产品往 往竞争力差,很难卖出去,或者卖不到合适的价格,我们不用担心这点,这是一 个优势。 结语 普普通通的钓鱼竿撬起了被列入《中国制造 2025》的重点材料——碳纤维的技 术发展,高新材料技术的发展就是如此,它们看似高不可攀,却常常隐藏在我们

触手可及的日用品当中,在日复一日默默耕耘的材料人手心里, 诸如力挽狂澜 的光威复材创始人陈光威先生, 诸如依然奋斗在碳纤维技术创新一线的李书乡先 生。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