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l800.com省心范文网

改变历史的经济学家_第11章 金融界的天才:

大卫·李嘉图 1799 年, 伦敦交易所的一位年轻而富有的经纪人住在巴特疗养地, 他的妻子正 在那里就医。 有一天, 这位经纪人在一家公共图书馆偶而翻阅了一下亚当·斯密的 《国富论》 , 便引起了他的兴趣并把书借回家去阅读。这就是李嘉图对政治经济学发生兴趣的开端。 虽然这个故事出自李嘉图本人之口,然而它还是不能令人信服,就像关于牛顿的苹果和瓦特 的茶壶的故事不能令人信服一样。 作为一个有教养的人, 他大概不会不知道斯密的著作。 他已具备了经济方面的一般实践知识, 因为对科学感兴趣,也就有了一定的抽象思维的素养。当然,他在巴特图书馆的宝贵发现也 许是一个刺激因素。 李嘉图继续从事金融事业,为了消遣,他在业余时间又研究地质学。但是研究政治经济学很 快就成了他的主要事业、主要劳作和乐趣。李嘉图最高尚的品质大概就是这种忘我的科学热 忱,以及对真理的坚持不懈的和无私的追求。李嘉图是个谦逊的人,他一直认为自己是个知 之不多的科学爱好者。可是,这位“爱好者” 却完成了英国古典政治经济学。 李嘉图的一个重要功绩是制定了经济学上科学的研究方法。当时就有人谈到在李嘉图笔下正 在出现一种“新政治经济学”,这种说法在一定程度上是对的。事实上,在他的政治经济学 著作中,人们才第一次发现了作为社会经济基础知识体系的科学的特点。 李嘉图想要回答这样的问题:怎样的社会生产和分配条件才能使社会物质财富得到最大限度 (最适度)的增长?他对这个问题发表的许多见解至今也还没有失去它的意义。李嘉图理论 观点的一个重要优点是,有一个统一的一般学说,在此基础上对经济实际的无数因素作出科 学的解释。李嘉图试图把经济作为一个复杂的体系加以研究,并且确定这一体系达于均衡的 基本条件。这同下面这一点有关,即他坚信客观规律在经济中起着作用,而且存在着一种机 制使这些规律能够作为一种主导的趋势发挥作用。经济中“自动调节机制”的问题至今仍有 理论和实践的意义。 李嘉图的著作在发展经济科学的某些具体领域方面起过重要作用,比如货币流通和信用、国 际经济关系、税收等。李嘉图在地租和国际分工问题上的见解已被纳入经济思想的宝库。李 嘉图作为一位高深的理论家,同时又正视当时那个时代和他的国家的经济问题。他是一位雄 辩家,又是一位出色的经济和社会问题评论家。李嘉图具有高度的原则性和科学道德,值得 尊敬和效法。 即使对李嘉图生活的时代来说 (那时事实上还没有专业的经济学家) , 他走向科学的道路也是 不同寻常和令人惊异的。 李嘉图的一位后继者在 1821 年曾满怀热情地写道: “这是可能的吗? 一个英国人,既非科班出身,又忙于商业和公众事务,居然完成了欧洲所有大学和百年来科 学思想未能推进一步的事业。”①产业革命英国打了二十多年的仗,起初是同雅各宾党人, 随后是同波拿巴将军,最后是同拿破仑皇帝。战争以 1815 年的滑铁卢战役而告终。英国现在 可以利用胜利的果实了。拿破仑为了破坏英国的贸易所实行的大陆封锁垮台了。欧洲市场向 英国的商品(在当时是质量最好、品种最多的)敞开了大门。 战争是在远离英国本土的地方——欧洲大陆、殖民地和海洋上——进行的,所以它并没有妨 碍英国致富。18 世纪 70 年代到 19 世纪 30 年代是英国产业革命时期,资本主义从工场手工 业阶段进入到机器工业阶段,手工作坊逐渐被成百人在其中劳动的工厂所代替。烟尘笼罩的 工业城市如雨后春笋般地发展起来。棉纺工业处于产业革命的中心;同时,为棉纺业制造机 器和燃料的部门也发展起来。煤和铁的纪元开始了。蒸汽成了动力的主要来源。李嘉图 1822 年去欧洲大陆时已坐上了轮船,而在他死后两年,蒸汽机车也问世了。 英国的农业发生了变化。在自有土地或租赁土地上从事耕作的小自耕农经济消灭了,取而代 之的是大土地所有制和资本主义性质的租地农场主经济。形成了农业无产阶级,他们不断地 补充了矿工、石工和工厂工人的队伍。 英国富裕了,但与此同时,分配上的不平等也加深了。阶级分化更加明显和确定。对工人来 说, 这是一个极为凶恶和悲惨的世界, 它曾使 1842 年初次赴英的年轻的恩格斯感到非常震惊。 工作日长达 12~13 个小肘, 有时更长。 工资仅够活命, 失业和疾病折磨着城市工人及其家属。 机器的采用使工厂主能够雇用更廉价的女工和童工,特别是纺织工业。 工人的任何联合和结社都被视为造反,受到法律禁止。工人最初反对恶劣生活条件的斗争, 是愤怒与绝望自发的爆发。鲁达分子捣毁机器,认为它们是贫穷的根源。1811~1812 年他们 的运动达到很大的规模。拜伦在上议院曾为陷于绝望的穷人大声疾呼,李嘉图当然不可能赞 同鲁达分子的行动,不过他主张给工会以合法地位,而且在自己的著作中最早认真地分析了 使用机器的社会后果。 1819 年,军队在曼彻斯特对工人的游行示威进行了血腥镇压。 然而,19 世纪初期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之间的阶级对抗还不像后来那样尖锐,资产阶级也还 是一个上升的阶级,它的利益同发展生产力是相符合的。工人阶级还比较弱小,而且尚未组 织起来。宁可说在社会关系和政治斗争中,工人阶级只是客体而不是主体。 资产阶级利益暂时还受到土地所有者阶级的损害,因为谷物价格的提高会促使地租上涨,所 以土地所有者阶级在战后通过托利党政府实施了《谷物条例》 ,严格限制谷物进口,竭力保持 谷物高价。 这对租地农场主是不利的, 因为这会促使他们向自己的工人支付更多的货币工资, 以免工人饥饿而死。围绕《谷物法》的斗争是 19 世纪上半期英国政治生活中极其重要的组成 部分,它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经济学家们(尤其是李嘉图)的理论立场。在这场斗争中,工 业资产阶级和工人阶级的利益是一致的,而土地所有者则是它们共同的对手。 李嘉图学说或英国古典学派达于顶点的历史条件就是这样。这个条件部分地说明了李嘉图为 什么能够以高度科学的公正无私的态度去分析根本的社会经济问题,特别是资本与劳动之间 的关系。 当然,李嘉图作为一个学者的个性也起了很大作用。 最富有的经济学家英国有一则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