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l800.com省心范文网

折磨的往事:旧情现提作文


太多的事,扰乱了大脑;太多的人,花费了心思;太多的恋,泛滥了眼泪;太多的苦,一个人承受;太多的伤,却结不成痂;太多的往事,都随风飘散。

变了心,变了性格,却变不了自己。总有一天我不再忧伤,因为我已沉沉地睡去。既然命中注定,苦苦挣扎也没有用,任然烧成灰烬,摆脱了思念,忘了那段情,却又噩梦般地惊醒,回不到过去。我追随你的身影,猛然发现扑向的是空,我不知如何,好久的惆怅,任我一个人徘徊,徘徊在这茫茫人海,我真的不敢相信,我会用勇气去恨一个人,恨之入骨。随时间流逝,恨过的也变得平常,爱过的也一般。茫然失笑,我哑声,忍不住流下的热泪沾湿了我所有的记忆。淹没了我,游不出苦海,伤痛是自己的,结不成痂,就任凭鲜血流淌,迟早一天,我的血干涸了,你回首凝视,会像我一样,热泪盈眶,错过了太多,忽略了太多,相见时难,在自己的生命中,遇过你之后,等不到你,追不到你,一切都已注定,自己的路还是要自己走,自己的决心绝不能动摇,往事都烟飞云散罢,冷笑一声,未来还等着我,没有你,再孤独我也能走下去。

旧情现提

他是我四年级的同桌,幼儿园时我们就做了同学,或许,只有那么一段缘分,偏要狠狠地折磨我几年。

小学的大门左右各有一个小花园,里面有杂草、野花、柳树、月季还有两朵玫瑰花,其余的便是一些不知名的植物,一天我和他还有另外两个同学去值日,另两个人是谁,已完全记不得了,只记得那是一个下午,我在路旁那片地上捡纸,一位40岁左右的妇女看见我,便和我闲聊起来。

“你多大了?”那妇女问道。

“九岁。”我随口答道。

“哦,我家儿子也九岁了,和你一样大。”

“怪巧,他是我们班的吗?”我问道。

她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天变暖了,你毛衣脱了吗?”

“脱了。”这问题好无聊,但我仍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我家儿子还没呢!我在等他呢!”那女人摇摇头:“小姑娘,你叫什么?几年级几班啊?家在哪里……”

这时,他对我喊我的名字),过来。”

我没过去,喊道:“为什么啊?我纸还没捡完呢!”

“让你过来就过来,少那么多废话。”他跑过来,往我手里塞颗糖:“吃糖吧,纸不用你捡,你别干了。”

“怎么了?”我一脸疑惑,他把糖纸剥开,把糖塞进我嘴里:“看你还多嘴!”他用手紧紧的捂着我的嘴,我费劲地哼着,他仍不放手。那妇女笑着:“你让她讲话啊!”我也不服输似的,用两只手按着他的手,咬了他一口,他疼得很,便松开了,但他又立刻握着我的手,把我拉到一边去,与那妇女隔着一段距离,有点生气:“你真笨,她是个骗子!”

“什么啊?人家在等她儿子,骗我什么了?”他轻轻地扭扭我的耳朵:“你还真是个笨蛋,她问你叫什么干嘛?”我想了想,觉得有点对,或许真是个骗子,他对我说:“你别讲废话,我问她去。”

他牵着我的手,向那妇女走去:“阿姨,你认识她吗?”

那女人笑着:“我哪认识她啊?开玩笑!”

“那你跟她讲话干什么?”我感觉出他的手心有点汗,湿漉漉的。

“讲什么了?就打个招呼呗。”那女人不动声色。

“那你又问她叫什么,几年级几班,家住哪?你什么意思?”

那女人起身,随手折了一朵玫瑰,我喊了一声:“那是花!”

她冷笑着:“我当然知道是花,我又不是没见过花,真是的。”

“你讲话啊?”他追着问题不放:“你还是个骗子?想骗人?”

“骗你个头!”那女人把玫瑰摔在地上:“我骗她什么了?就打个招呼,问几句,就算骗子了?”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留下那受伤的玫瑰,我弯腰把它拾起,他叹了口气,用手在地上挖了个凹面。要我把玫瑰放上去,我不愿,他抢过去,埋进土里。我嘀咕着:“它又没死。”

“它死不死,总之活不长,随它去吧,反正迟早要凋谢的。”

他说的是实话,那玫瑰迟早是要凋谢的,玫瑰的美,那番妖艳,如冷艳的红唇,像那离别的吻。

童年给我留下的,他的印象最深,但也被我遗忘得最快。还记得当我告诉他,家人要把我送到育才上学时,他先是沉默,随后又问我:“你自己想去吗?”我摇摇头,却有点点头。他只是看着书:“三年级你不就考了吗?怎么没考上?今年你应该也考不上,要不你去年就该考上,我不该认识你。”那时,育才是我的梦,但想到到育才会见不到他,心里有点舍不得。果然,那年我第二次考育才,没考上,老师也很意外,我成绩是不错的,怎么会呢?但这失败对我来说,只是一个小小的打击,无奈,父母执意让我下一年再考,我意识到,育才,是必须要去的,但我连一点把握都没有,只觉得育才对我来说很陌生,没考上,我就仍留在家里上学,母亲带我去报名,我被列在五二班,他也是,当时我没见到他,但想到又可以和他相处一年,我又变得快乐起来,可令我意外的是,由于特殊原因,我被分配到五四班,遇到了陈老师。父亲向陈老师说了我两次失败的事,陈老师答应父亲一定能让我考上育才,我听着,望着不远处的五二班的教室,心中充满了失落,我第一次感到惆怅。从此,在陈老师的教育下,我的成绩更好了,只是不够稳定,有些事在心里放不下,陈老师似乎觉察到了什么,把我叫进办公室:“你对待学习不够专心……”后面我没听进去,因为我看到了他,他也看见了我,有点惊喜,但有老师在,也没说话,后来有人告诉我,他是五二班的班长,只是从那时起,我很少见到他,可我心里仍惦记着他。

一年过了,我考上了育才,是分数线降过一次之后,我正巧等于分数线,从此,便在育才开始了我的新生活,一个人时,我总时不时地想起他。后来有一次放假,母亲告诉我,陈圩小学有一位老师家有喜事,让我替她和爸爸去吃饭,我本不想,最后带着大姨家的小姨妹去了。在那里,我遇到了小时候的老师们。陈老师看见我,一脸笑容,问我这样,问我那样。我先是问好,然后又一一回答,当得知我进去时成绩很差,现在仍不是名列前茅时,他叹了口气,对我说:“是你没做到,你有那个能力。”我却不相信,在众多老师面前有点尴尬,便想找借口离开,我说育才高手太多,竞争太激烈,压力很大,有点累。老师们都点了点头,我便道了声再见拉着姨妹的手出去。意外的我又遇见了他,他和我在外面谈了一些话,似乎有点假。他问我五年级怎么没考上,我就是笑笑。本有许多话想对他说,却又说不出口,他或许不知道,和他分开后,我心里始终放不下一样东西,到育才也惦记着。我对他的思念有多深,又折磨了我多少个日日夜夜,可他却面无表情:“祝你在育才更上一层楼,以后要聪明,别过于相信别人,也别过于依赖别人,有的人是不值得珍惜的,有些事是注定没有结果的。”说完他就要走,我动了动嘴唇,最终还是没说话。从此,我便试图去忘记他。

再后来,我在小升初考试中考上了育才中学,看见墙上的排名表,我忽然想寻找一个人的姓名,我找了一张又一张,在最后一张找到了他的姓名,心中那块熄灭的火心又复燃了,他也考进了育才中学,可分数不高,虽然可以念,但学费太贵,他家里人恐怕不允许吧。最后一线希望也破灭了,我晓得他是一位好学生,因为从表中可以看出,他的成绩是陈圩小学第二名。初中三年眼看就要结束了,仍没有遇见他。只记得几次周末碰见他,看到的都是他向各个方向离开的背影。只有一次,他回头看见我,停住了脚步,我的泪不争气地流下来,他看见我流泪,用手摘下我的眼镜,把我的泪水抹去,我戴上眼镜,泪水还是止不住。他惋惜地说:“唉,你也近视了。”

遇见他,我苦苦遗忘的,被折磨了太久,最终还是忘不掉。只是不敢再想,我不想被别人认为早恋,但我的心变了,他还存在,我真的不知该怎么办,他比以前更迷人,更帅气了,青春是涩涩的,带着朦胧的,却又不得不迎接挑战,奋起成熟。

他最后一次对我说的话:“时间都过去这么久了,你还没变,不要总是哭,你长大了,就是需要别人保护,有谁会真正保护你?小时候你总被别人欺负,现在应该不会了吧?我想告诉你,其实,我考上了育才……家里人也希望我去,但我没去,学费太贵,我是挺想去的,那曾是你向往的地方,我也曾想见到你,但我又怕见到你之后不知该怎么办。”他草草地说他有事,先走了,我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又惆怅了。

他不知知不知道,每次听吴老师(现在的班主任)说有位插班生要来我们班时,我多么希望是他,尽管可能性很小。童年逝去了,他也离开了,我的心也该死了,可总放不下,毕竟,我曾经历过,我曾在乎过。

末。

不能再写了,终止吧。

思念那么深,最终还没有结果。

人哪,

相遇是要分离的。

尽管彼此都没变,

但也不得不离开,

因为

事实不允许,上帝不相信永恒的感情。

但我相信,我可以创造永恒。

为了那得到又失去的美丽、无法继续。


赞助商链接